xp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槐木动凡心 > 第90章 下马威
    好香,真的好香!

    若兮从来都没有闻过这么香的味道,随着她脚步的挪动,她愈发觉得这香味比落卿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还要香。

    不过,若兮眉头微皱,心底的疑云团团升起。

    她在闻到落卿与水鬼身上的味道后,再三确认过很多次,自己还是没有嗅觉。

    只是,今日她怎么又闻到了?

    若兮刻意停下脚步,停留在一个绿衣妃子面前,嗅了老半天。

    那位妃子的脸瞬间吓得惨白,双肩止不住地抖。

    若兮摇头,并没有什么味道,香味也不是她身上的,她只好又朝着香味的方向移动。

    香味愈浓,若兮加快步伐。

    走过了五人后,若兮在第二排的第二个人面前停住脚步,贴在穿着素净简单的华服妃子面前,猛吸一口,奇异的香味蹿入若兮的鼻孔。

    “就是你啦!”

    众妃子不约而同地松下一口气,同时看向是何人在皇后面前出了丑。

    只见娴妃花十娘身着一袭淡紫色华服,华服之上绣有许多如珍珠般大的牡丹花。拖尾的裙裾之上又绣着星星点点,长而摇曳的绿枝。

    发髻上斜插一支金色的菊花簪,贴发的流苏穗微微摇晃。

    腰若细柳,肩若削成。

    她正慌乱地低着头不敢去看皇后娘娘。

    “你好香啊!”

    众人闻声,原来皇后娘娘是喜欢上了娴妃身上的香味。

    不少人下意识地闻向自己全身,她们今日也是精心打扮过的,觉得自己也甚是香,为什么就得不到皇后娘娘的赏识。

    靠近的娴妃的妃子,更是偷偷地嗅了嗅娴妃身上的味道。

    闻到的只有那些俗气的胭脂水粉味,并不比她们身上的多。

    怎么就香了?

    她们的心底瞬间填满了不满甚至是嫉妒,就连外表看起来十分文静的袁贵妃都跟着投去了别样的目光,内心掀起波澜。

    娴妃是除过贵妃,受皇上恩宠的第二人,与其说皇上与袁贵妃的亲近是碍于相国府大小姐的身份。那么娴妃花十娘与皇上便是因为爱情。

    花十娘,青州有名的人物,原开有一间花坊,养的花虽说是普普通通,所酿的冬酿酒却是一流。

    冬酿原叫蜂蜜,而花十娘在养花、酿蜜的基础之上酿酒,在所酿的酒中加入了冰鲜玉润的蜂蜜。

    此酒不止口感甜腻,且有多种功效,久尝也不伤人。

    除过若兮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花十娘正是因为冬酿酒而魅惑了皇上。

    娴妃慌乱的神色突然变为探究,甚至暗藏警惕,她的身子微微一欠,脸上微笑道“想来是妹妹园子里种的花。”

    “是么?”

    若兮再次吸了一口,感觉浑身舒爽了不少,这香味还有让人心情放松的功效么?

    娴妃点头,轻笑,“皇后娘娘若是不嫌弃的话,日后可以到妹妹的花嫣殿坐坐,那儿的花许是比妹妹身上的还要香。”

    伴随着众妃眼中明目张胆的恨意,若兮并不在意,她也该是时候给大家来个下马威了。

    若兮笑着拉起娴妃的手,略带老成地拍了拍,弯眉问道“好呀好呀,带本宫身体好了就去你那里坐坐,只不过本宫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出身何地?”

    不知怎地,不知是因为娴妃身上令人身心畅快的香味,还是她明媚招人喜欢的容貌。

    总之,娴妃给了她一种亲人的感觉。

    娴妃正要说话,话却被贵妃夺了过去。

    “皇后娘娘有所不知,娴妃她是青……”

    呵,正好给了她机会!

    “住口!本宫是在问你吗?!”

    此话一出,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就连一旁站着的如意也被若兮的反应吓到了。

    袁紫婉面色一僵,有条不紊地跪下身子,面无表情地道“是臣妾,唐突了。”

    果然是得体的不像话,比她一个木头还木头,真是令人心烦。

    若兮看了一眼如意,看到她关切的眼神,她只好又道“起来吧,这些规矩不需要本宫来教你吧?”

    “臣妾明白。”

    袁紫婉起身后,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不过一双手握成拳状,白皙的十指分明。

    袁紫婉听到四周细小嘲笑、讽刺的声音,仿佛一根根剜人心尖的针戳向她的心脏。

    恨。

    她心底那一个恨,多年来她在宫中收揽了不少人心,可人心本就如同浮萍般漂浮不定,不消一会儿的工夫身后的这群人就在看她的笑话了。

    想必不出三日,亲近她的人皆会倒戈于付语心。

    哪怕,是她主动带领着一群妃子来向付语心请安,力图做一个占领后宫的霸者。

    却不曾想,外界一直传闻身子骨弱、噤若寒蝉的柔弱女子——付语心,却是这般……

    她,也许太过大意了。

    若兮眼神冷冷地瞥过窃窃私语的众妃,充满气势地道“怎么你们如此小声对话,是对本宫有意见了?”

    话音刚落,若兮只听几声巨响,“扑通扑通”几声,众位妃子齐刷刷地跪倒在地,埋头求饶。

    这阵势当真是让若兮怕了。

    唯有娴妃一人被若兮拉着站在原地,同时她处变不惊,感受到若兮拉着她微抖的手,贴心地另一只手抚上若兮。

    若兮干咳一声,调解内心的紧张,面上临危不乱地道“本宫不管你们之前在宫中如何,但是如今本宫是皇后,你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识大体,切不能再像方才那般,知道了么?”

    随着众妃的附和,若兮抬手,忍住内心的窃喜,冷着脸道“起来吧。”

    若兮不去看众妃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不用猜就知道这些人肯定是在心里骂她了。

    只要不搬到台面上,她倒是无所谓。

    骂就骂吧,她这么做无非是让自己以后的日子好过些。

    而她也借此机会发现了谁不服她,谁又太过怕她。

    毕竟,这一切都写在她们的脸上。

    以后,她会逃的远远的。

    若兮伸了个懒腰,张开嘴装作很累的打了个哈欠,摆手。

    “你们都回去吧,本宫乏了。日后,无事就不用来了。”

    这句话她说的应该够直白了吧。

    众妃如逢大赦,急忙欠身告退,可是却都在旋身之后站着不走,她狐疑之下,正要催促她们快走。

    袁贵妃却突然走了起来,随着她的离去,身后的妃子才慢慢地跟了上去。

    好家伙,袁紫婉这是在向她示威么?

    娴妃躬身,正要抽出自己的手,若兮这才像是想起什么,笑着道“娴妃,本宫喜欢你,你留下来陪本宫解解闷吧。”

    ntchatererrorscr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