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荒天神帝 >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不饶命
    对方意料之外的举动让唐利川一愣,随即便露出好笑的表情,冷笑道“拜我为师?我刚才好像没有打中你的脑袋吧,你怎么突然变成白痴了?”

    他这次前来的目的就是将呼延悖的势力斩尽杀绝,不将他们大卸八块已经算是仁慈了,哪还会收他们为徒?

    “我知道阁下可能不信,但是夏某一心只追求自我武道的极限,加入呼延悖的麾下也是为了能进界天塔修炼而已,今日见到阁下神威,夏某总算找到追逐的目标,如果阁下不愿意收我为徒,也请让我跟随在阁下身边!”

    见唐利川对他保持怀疑态度,夏九卿似乎并不在乎,当即朝唐利川又磕了三个头,态度颇为诚恳,似乎真的只是一个痴迷武道的武者。

    洛北国中地位越高的人享受特权也越多,这点唐利川自己十分清楚,就连他前来流夜城如此顺利,也是因为他府君的身份才被守关者优先审核,侯府的人享受的特权自然更多。

    况且他现在也知道界天塔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入的地方,不少人就算看不惯呼延悖的做法,但为了进入界天塔提高自身的实力也不得不加入侯府效力。

    夏九卿的战力确实在唐利川见过的武君之中算是厉害的人物,有他的加入,己方的实力必然大增。

    但同样的,要是这家伙心怀不轨,他如今的阵营里恐怕无人是他对手,万一此人趁他不备对其他人出手,大概一己之力就能将他的亲随部杀光。

    保险起见还是应该直接将此人就地斩杀,一了百了,不过从长远考虑,他的阵营里总不能一直没有高手坐镇,他不可能随时随地的守着那些还无法独当一面的万家子弟,只要他离开了这些人的身边,他们就有被人偷袭灭杀的风险。

    可要是将夏九卿拉拢到他的阵营力量,至少凭他的实力足可应对绝大部分的威胁,至少如同厉天阁杀手偷袭这种事情再也无需唐利川亲自出面解决了。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是收徒的事就算了吧,单从表面年龄来看你至少年长我二十多岁,真实年龄更是不知大我多少,你好意思拜师,我还没那么厚脸皮答应!”

    想了想,唐利川手指之上的力道略微收敛几分,沉声道“既然你想跟在我身边,那我就勉强收你当个随从,不过在我对你彻底信任之前,你不要妄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还有……”

    手掌一翻,一枚黑漆漆的丹药便出现在手中,唐利川双眼冷漠的盯着对方的眼睛,严肃的说道“这是我独门配制的‘腐骨穿心丹’,药效就不用我多解释了吧?服下它,证明你投靠的真心!”¥ abc小说网  ¥免费阅读

    唐利川嘴上没说对方不服下毒药的后果,但他早已做下决定,要是夏九卿不敢吞服这颗“腐骨穿心丹”,那他就无需犹豫不决了,立即就会将其斩杀。

    即便是寻常的陌生人,唐利川也不会在几句话之间就对对方深信不疑,更何况夏九卿还是他仇敌的手下,用些控制的小手段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过夏九卿的表现却十分果决,几乎想都没想的从唐利川手中接过毒药,一口吞服下肚。

    “很好,有胆识!”

    面带微笑的夸奖一番,唐利川的条件却并未结束,摊手朝对方吩咐道“再将你的神魂交出一缕,从此你就是我的随从了。”

    光是服用剧毒还不算完,唐利川居然还要对方交出一缕神魂,这种无理的要求简直有些欺人太甚,可站在他的角度来说,只有这么做才能放心几分。

    只用剧毒控制对方,这种手段显然不能让人绝对安心,有毒药便会有解药,即便没有解药也能凭自身体魄抗衡,只要身体机能强大到一定程度,剧毒也能变成锻体的补药。

    可神魂在手,唐利川能用的手段就多了,当初连得到神明赐予力量的赵青囊都能被他以神魂为要挟,更何况是神魂强度还比不上赵青囊的夏九卿。

    面对比起吞服剧毒更加受制的条件,夏九卿竟然还是没有犹豫,伸出手指在额头处轻轻一按,很快便从额头处拉出一缕蓝色的光点,接着顺手朝前一送,递到唐利川的面前。

    手掌一拂就把神魂收了起来,随后唐利川杀意一收,淡淡道“起来吧,站一旁等着。”

    解决了呼延悖手下的首席金座,还差一个银座夜叉没有料理,虽说那家伙已经被他吓得战意无,但该料理的敌人还是要收拾干净的。

    看到唐利川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银发夜叉脸色大变,连忙将双手举过头顶,大叫道“我,我投降!你跟龚家的恩怨我是知道的,但我从来没有参与过针对你的任何行动,雇佣厉天阁杀手前去刺杀是呼延大人的主意,你若是不信,可以问他!”

    银发夜叉还算有些自知之明,就连实力在他之上的夏九卿都被唐利川轻松击败,他就更没有挣扎的余地了,仗着他仅有的没有参与谋划针对唐利川的优势,连忙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夏九卿。

    “你的投降,我不接受!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先出手,三个呼吸之后,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也定杀不饶!”

    与接纳夏九卿不同,面对银发夜叉的哀求,唐利川只是置之不理,丝毫不留缓和的余地。

    “为什么?你连他都放过了,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难道不是天才就没有生存的权力吗?他娘的,在呼延府的时候也是这样,侯爷赐下的好处归这条黄毛狗了,老子仅仅比他地位稍低半筹,难道就只配得到他挑剩下的残羹剩饭吗!”

    银发夜叉又气又怒,咬牙切齿的咆哮起来,好像对夏九卿积怨甚深,这次被唐利川拒绝,终于爆发开来。

    “呵,你是嫉妒成狂的疯狗吗?你必须死的原因不是因为别人,而是因为你自己!”

    唐利川无奈的摇了摇头,左手缓缓伸出两根手指,凝气成剑,剑气积蓄待发,再出手前淡漠的朝对方解释道“想想你在第一层的所作所为,你就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不放过你了!”

    脚步朝前迈出一步,唐利川身影瞬间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下一秒出现的时候,左手之上已经多出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

    直到唐利川身影站定,身后的风中才缓缓飘来一句缥缈的回音“你在第一层时命人砍下我的脑袋,我现在做的,不过以牙还牙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