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天上飞来一战神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大家都不好交代
    这一声吼竟逼得冲在最前面的黑衣人退后了一步,哦了一声,竟然乖乖地听话跑出去了。

    “老灰,老灰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会功夫不见你就这样了?”

    从黑衣人群众冲过来一个个头并不高大,身材也稍显瘦弱的男人,他穿着服务生的服饰,看样子是这里的服务员。抱着躺在地上的老灰就是一阵干嚎。

    “别嚎了,他还没死呢!你再晃两下,就真把他晃死了。”

    辛玥扶着老灰的脑袋,对着那个男人就是一嗓子,她的声音大到快要房顶都震开。

    辛玥在医院的时候最烦这种病人还没怎么着,家属就开始哭丧,让她有种间接否定医生能力的感觉。

    那男人顿时噤若寒蝉,却仍死死瞪着忙个不停的辛玥。

    “到底怎么回事?”

    伤员刚刚处理完,辛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黑衣人群里有个声音突兀地响起,就见黑衣人们自动自觉地让开一条道。

    那人站在距离门口约3米远,豹头环眼,高颧骨,看上去像现代版没胡子的张飞,个子依然是整齐划一的高……

    n的高层,就是这群黑衣人的头,看样子是来兴师问罪的。

    “徐…徐经理。”

    瘦弱服务生显然有些怕这个徐经理,双手无措地搓着衣角。

    徐经理只瞄了他一眼,声音洪亮威严且极具压迫性“你不在岗位做事,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听到小雨说老灰…被人…”

    “我的话不说第二遍,回去干活。”徐经理听都不听完,直接下令,见瘦弱服务生不情不愿地磨蹭着不肯离开,讽刺地一笑。

    “不想干,可以,玉松堂不缺人,大有人能替代你。”不耐烦地一挥手,立即有黑衣人上来要拖走他。

    “慢着!”

    拿毛巾擦掉手上的血,辛玥跨步拦在他面前,乌黑的眸子清亮的光芒直逼着黑衣人不自觉地顿住了脚步。

    徐经理轻描淡写地看了过来,脸上忽而浮现了阴狠的冷笑,随后很快隐去,快得令辛玥以为自己看错了。

    n一向在外界都以仁义慈爱为标榜,没想到内部却是这幅冷血无情,连关心朋友都要被冠上擅离职守的罪名赶出去。不知今天这件事传出去,你们的顾董事长苦心经营的良好口碑该怎么好?”

    “你…”徐经理大约在这里作威作福惯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呛他的话,一口气噎在那里,不上不下很是恼怒,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瘦弱服务生向辛玥投了一记感激的目光,立在四面的黑衣人脸色各异,站在辛玥面前的那个黑衣人表现更为明显,偷偷竖起大拇指,给她点个赞。

    徐经理忽然森然一笑,“辛小姐还是先担心自己吧,公然在玉松堂行凶,我是该夸你大胆呢,还是够凶狠。”

    听到徐经理的指控,瘦弱服务生先是不可置信地看向她,张了张嘴,见她清亮的眸子里一片清明,话堵在了喉咙口。

    这话还真熟悉,她被那个人绑架的时候,黑彪也曾这样对她说过。

    辛玥心中一沉,这个院子除了她和老灰,并无第三者,砸老灰的凶器又是出自这间房,端茶过来的服务生只看到她手持半截青花瓷那一幕,更重要的是那上面有她的指纹,就算她说破天今日要想蒙混过关,很难。

    想她书香门第大家淑女出身,向来循规蹈矩,竟一而再,再而三地遇到这种离奇古怪又暗藏危机的事情?她到底是挡了何方神圣的路?

    对了,是那个人?

    n的地盘,他即使再神通广大也不至于公然跑到这里来害她吧?

    而且他怎么知道自己今天一定会来,还能进来会所?

    就算所有的一切都说得通,为什么他要砸倒老灰,而不是对付她?这两者的容易程度很明显吧!

    徐经理很满意地看见辛玥抿着嘴,面色苍白,手无意识地交握着,阴冷地笑起来,眼底更是闪动势在必行的得意。

    “辛小姐还是慢慢去警察局慢慢想吧!”

    辛玥心里又是一沉,事情一旦进了警察局了,不管什么时候查清她的嫌疑,她的人生档案里会多了一笔黑色记录。到时候她的学业,工作以及今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因此染上了一层灰白。

    这是要毁了她的人生,比杀了她还狠毒。

    他第二次挥手,黑衣人得令上前来抓她。

    辛玥迅速弯腰抓起地上的烫金黑卡,并大大地推后了一步,那双在危急时刻愤怒却镇定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黑衣人。

    第二次被她盯得定在原地的黑衣人,一眼就看到了她手里握着的黑金卡,默默地退回徐经理身边,面露难色地道“她手里有黑金卡!”

    黑金卡三个字一出,其余的黑衣人都露出震惊的神色,个个脸上立马转换成敬畏,并整齐地外退了出去。

    徐经理被她突然的一番话给震得懵然,她手里的烫金纯黑卡像一道闪电直击他脑门,太阳徐的血管突突直跳。

    “胡说八道,她手里的卡是假的,把她拿下!”

    不过命令虽下了,黑衣人们都面面相觑不敢动,他们虽然不是刚刚簇拥她和傅宏臣进来的那群人,但是都知道知道她手里那张卡份量有多重,谁还敢对她不敬。

    不管她手里的卡是真是假,但她男人,的的确确是受到了柳总特别交代要好好招待的贵宾,也说过李总不会要亲自接见招待的重要贵宾,并让他们所有人都守在前院,以防闲杂人等进来打扰。

    离徐经理最近的黑衣人小心地劝道“徐经理,别冲动,这张黑卡是什么来历我想您很清楚吧,她能持这张卡出现在这里,证明她不是一般的客人,我们若是擅自动她?万一上头追究下来,大家都不好交代。”

    他谨慎地观察了一下辛玥的穿着打扮,虽然只是身着一件白色过膝毛衣长裙,外面套了件墨绿色大衣,但经常常年待在会所,他很清楚越是穿着普通,越是身份尊贵不可欺。

    “对呀,我们又没有人罩着,或者嫌这口饭不好吃,要换一家!”黑衣人群里不知谁小声地说了这么一句。

    徐经理愤恨地回头,那人立刻往人堆里缩。没看到说话的人,徐经理转过头,咬着牙,腮帮子肌肉扭曲,双手的拳头握得咔咔作响,甚至还能看见青筋暴起。

    ntchatererrorscr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