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快穿:炮灰变反派 > 第186章 鬼屋茶话会(6)
    新平公主拿起装满热水的电热水壶就往身后一泼。

    还冒着白烟的一百摄氏度的热水哗啦啦地浇了出去,划过一道弧线,全部洒到了地上。

    新平公主动作太猛,溅出来的热水还烫到了自己的手。

    然而背后什么东西都没有。

    那张怪异的人脸,就好像是她的幻觉。

    她这奇怪的大动作叫沈淑宁攥着棒球棍就站了起来。

    沈淑宁四处看看,手中准备好了随时将棒球棍挥出去。

    然而没有目标。

    “怎么回事?”俞薇说。

    她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怎么一开始都好生生地坐着,结果突然出现了过激的反应。

    好像她们看到了她看不到的东西似的。

    关芙打量了一圈屋子,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东西?”

    新平看了好一阵,才说“一张脸。”她眼睛落到关芙身上,“你认识这间屋子之前的主人吗?”

    关芙说“不认识。”

    俞薇看她一眼“房子是你的?你怎么会这么草率买这间房子?”

    关芙说“乐意。我的钱,我愿意这么花。再说我也不知道闹鬼啊,这房子买的时候也没降价。”

    俞薇说“那你心还挺大。”

    吉赛尔没说话,她低头看了看皇帝,他又开始流血了。

    毕竟她没有巫术,这种没有巫术天赋的平民们应急的小法门,在这种没有巫术法则的世界中,只能靠着大巫师带动规则变化,在小范围、短时间之内,管一点点用。

    皇帝突然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动静。

    这把屋里几人都吓了一跳。

    然后他又是半天没有动静,似乎那怪异的声响,只是因为他生理上的本能。

    沈淑宁知道,他是不可能清醒过来的。他中了迷药,应当昏迷一天一夜。

    她看着皇帝在重重血污之下也能看出来俊俏的小脸蛋,想到了之前,他是自己送上门来的。

    然而中了她的迷药,这位哪怕是昏迷中死了,也不可能有意识,从地下室直接爬到二楼来。

    联系之前听到的“鱼在岸上爬”那种潮湿黏腻的动静,沈淑宁不动声色地离他更远了一点。

    和这位共处一室,也并不安全。

    只是目前来看,这间屋子相对而言,已经是整栋屋子里最平静的地方了。

    虽然这平静也即将被打破。

    沈淑宁看了一眼新平公主,只见她一直往自己的身后看,仿佛深深担心,有什么东西会突然从背后冒出来。

    新平公主是真有点厌烦了。

    她这辈子没怕过人,可是这“或许会在她背后”出现的东西,摸不着,打不到,却偏偏能看见,这让她头痛。

    无形之物就应该归于无形,而不是经常冒出来吓唬人。这欺人太甚。

    她把手里的电热水壶往桌子上一放,里面的热水已经全泼出来了。

    关芙看不到东西,就开始掏手机。

    俞薇看了她一眼。

    关芙解释道“我查查怎么驱鬼。”

    俞薇一听,脸上的表情就复杂起来“能有用?”

    关芙说“谁知道。”

    反正被困在这破屋里了,总不能干挨吓唬,不反击吧?

    俞薇点头“你查吧。”就是可能查了也没用。

    沈淑宁突然感到一阵冷意。

    壁炉里烧的木柴发出噼啪的声响,她随之打了一个寒颤。

    新平公主扭头看着壁炉,皱眉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突然变冷了?”

    关芙拍了一下桌子“难不成暖气要停?这太过分了,我要投诉物业!我采暖费一分没少交!”

    俞薇突然愣了一下“你们家还装了暖气啊?特意改的吗?”

    关芙不假思索“大冬天的没暖气能活?”

    俞薇不说话了。

    她住在南方。她家是没暖气的,只有空调。她也确信,周围的人家都是如此。

    但,这是她下班路上经过的地方啊?怎么会有栋房子有北方的“暖气”?难不成她开车穿越了时空?

    新平公主和沈淑宁可不知道南北方供暖区别问题。

    沈淑宁是从床上睡觉睡到一半,莫名其妙就到了这里的,她没穿好衣服,现在又是冬天,气温一降,她就哆嗦。

    再加上她体质本来就弱,身体从小就不好,尽管经过了锻炼,也仍然受不了这种凉。

    她开始打喷嚏,脸色发红。

    新平公主知道眼前冷下来有些不妙“有没有炭盆?多点两个。汤婆子也行?沈夫人已经很冷了。”

    关芙一听就说“哪有这些东西!这壁炉还是我看着稀奇特意留下来的呢,木柴是为了假装有那么回事,装逼用的,也叫你们烧了。冷了?赶紧到壁炉边上来,烤着火暖和暖和。”

    新平把斗篷脱下来,罩在穿着寝衣的沈淑宁身上。

    沈淑宁凑到了壁炉边。

    可是明明火苗旺得很,她却仍然觉得冷,冷的打摆子。

    “有些怪。”

    关芙站起来“我去拿件羽绒服吧,你那斗篷不行。”

    新平说“里面衬的皮子可是银狐……”

    “我那还是高科技的保暖发热材料呢!你还差着一千多年!”关芙说着把手机屏幕又扫视了一遍,迅速记忆上面的内容,“正好我查了查,有些对付鬼的诀窍,我看有菜刀法,骂街法,泼屎撒尿法,人民币法,糯米法,撒盐法,还有念经念咒法,出去的时候我都试试。”

    俞薇噗嗤一声笑了“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她伸出了自己脏兮兮的手,“正好出去洗洗手。”

    关芙点了点头“洗洁精洗手液消毒液,你全试一遍。”

    俞薇点头。

    关芙拉开门之前又回头,说道“又去厕所的没?”看了看各位的装束,又换了说法,“出恭?更衣?如厕?有需求一起去,不然就只能自己去或者憋着了!”

    沈淑宁紧紧地裹着斗篷,摇了摇头,新平也没这需求。

    然而就在关芙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带我一个!”

    声音还有些虚弱,表达需求倒是很坚定。

    所有人都楞了一下,看过去,竟然是血呼啦的皇帝。

    他醒了,此时正奄奄一息地抬起手来,好像等着人来搀扶似的。

    沈淑宁攥紧了手里的的棒球棍。

    他不该醒,可是他醒了。

    1717236456406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