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万年乾坤歌 > 四百七十五、白小今的推理
    “禁忌?朝阳姑姑有什么禁忌。”太子李啸平头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禁好奇起来。

    “咱们这个时代的人,都是从血与火中走出来的,总是有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只不过朝阳的更加不堪回首罢了。”

    “那……”

    太子李啸平还想问清楚,话语却被陈贵妃打断了。

    “这你就不用追问了,到时自然就会知道了。现在咱们就等长公主什么时候放小今这丫头出来了。”陈贵妃阴阴着说道。

    长公主府中,白小今正如当日瑞帝猜测的那样,当她满怀委屈的讲着她在宫是是如何被周梦轻视甚至是受到生命的威胁时,朝阳长公主只是沉着脸不说话。

    可是当白小今讲到自己自作聪明的跑到周皇后那里去挑拨,朝阳长公主拍案说道“胡闹,简直是胡闹!”

    白小今正沉浸在自己委屈的情绪中,猛的听到长公主的断呵,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然后又委屈的说道“那周梦何止是胡闹,她就是藐视孩儿,藐视舅舅!舅舅却还护着她,这下我把这事捅到皇后那里去了,有她好受的了。明日,我再进宫去,看她还敢嚣张!”

    “胡闹!从今日起,你就好好的在府中待着,哪里都不许去!”朝阳长公主面若寒霜。

    “母亲,您?您?我我为什么?”白小今错愕的看着朝阳长公主。

    “那周梦不知轻重,自有人收拾她,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掺合此事了!”朝阳长公主语气严厉。

    “可是她欺负我!我堂堂小爵爷怎能受一个艺人的气!”白小今说到这里眼中已夹着泪。

    “你为娘还不知道,好生生的她为什么要欺负你,定是你先惹着别人了!娘再讲一次,以后遇见那个周梦就躲远一点,宫中的事也不许掺合,不要给我若来麻烦。”

    朝阳长公主听说白小今去找了周皇后,隐隐的有种不好的预感,而那些早已尘封的,难以启齿的,痛苦的回忆在她的脑海中不停的翻滚。

    “母亲,这次真的是她找上门来惹我的,凭什么要我躲着她!”白小今的眼泪也在脸上翻滚,她觉得自己的母亲越来越不理解自己。

    “让你躲着她就躲着她,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朝阳长公主想起当年的那些事,性情也变得急躁起来,说完这句就吩咐人将白小今看管起来,没有她的命令,不许出府。

    白小今本是来找自己母亲求安慰的,却不料朝阳长公主一改往日的对白小今的宠溺,而且变得还有些蛮不讲理。

    “不出府就不出府,反正小今是个没爹爹疼的孩子!”白小今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委屈,哭着跑出去。

    朝阳长公主听了白小今的话,愣在当地,半天不得一语。好半晌她才在心中默默的说道“小今,对不起,对不起!可是母亲已经尽力了,如果有一天,那些旧事被人翻起,你不要恨母亲,母亲真的尽力了!”

    白小今就这样被禁足在府中,刚开始的几天,她生闷气,以假装不吃不喝来抗议朝阳长公主对自己的忽视。

    可是几天过去,朝阳长公主对她仍然不闻不问。

    “小枫,是不是母亲不爱我了?”

    “小枫,为什么母亲不爱我了?”

    小枫是朝阳长公主指派过去看着白小今的婢女。

    白小今原本是想闹闹让朝阳长公主放她出去,她继续去监视周梦,以免周梦迷惑她的小五哥哥,当然更重要的是向周梦耀武扬威一翻,让对方记着她的身份。

    可是慢慢的,白小今把这些小心思都放一边了,她突然惊恐的发现一向对她百依百顺的母亲竟然不再关注她,不再爱她了。

    没有比这更恐怖的事情了。

    于是白小今真的不吃不喝了,每日在府中闹得歇斯底里,只求她的母亲朝阳公主能够来安慰安慰她,看看她。

    任凭白小今如何闹,朝阳长公主都没有来看过她。

    “主子,小殿下这些日子一直不吃不喝,吵着要见您,您就去瞧瞧她吧。”小枫对朝阳长公主的突然狠心,也很是疑惑。

    小殿下与宫中的那个孤女闹闹,又不是什么大事,就算她与周皇后沾亲带故,可那又怎么样?

    她们长公主可是姓李,是当今圣上唯一的妹妹,而小爵爷自幼就得到皇上的宠爱,就是欺负了那个孤女又怎么样!

    以前她们的小爵爷欺负起人来,可从来不带眼睛的!

    “不吃就让她饿着,看她还有力气出去惹事生非!”朝阳长公主仍然如小枫预料般一反常态,对白小今不加理会。

    朝阳长公主自从那天白小今回来讲去周皇后那里挑拨后,心中就有些莫明的不安。

    当她得知周皇后与周梦的关系缓和了,真的像姑侄一样相处,那种不安感就越来越强。特别是当白小今还要闹着去找周梦的麻烦的时候。

    当年的那些事,周皇后再清楚不过,如今周皇后站出来为周梦撑腰,白小今若是再去惹周梦,那就是打周皇后的脸。

    对于周皇后,朝阳公主向来不喜欢,在她的眼中周皇后就是一个疯狂的人,若把她惹急了,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情来。

    更何况,现在宫中看似平静无波,但是几个皇子的争斗也到了关键的时刻,朝阳长公主可不希望自己卷进去,谁赢了,她都是长公主。

    因为朝阳长公主那难堪的过去,所以这些年来,她一直深居简出,从不与人为敌,只要她不去惹别人,别人自然不可能来惹她。

    像白小今明显倾向于虎头的,当然不行,朝阳长公主不想自己莫名的卷进去,她不想因为这场斗争将当初的一切都被被扯了出来,莫名的成为牺牲品。

    朝阳长公主能做的,就是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但是她无法像任何人解释这一切,更别说白小今。

    “我惹事生非!你告诉我,为什么母亲突然不喜欢我了,以前我惹了那么多事,母亲总是一笑了之。”

    “那周梦都欺负到我头上了,我只是还击了一下而已!母亲就非要说我惹事生非,我哪有惹事生非了!”

    白小今听了小枫的话,更加委屈。她以前真正惹事生非的时候,朝阳长公主都没说她什么,现在为这点小事,居然责备她若事生非!

    “对啊,殿下这一说,婢子也是越想越奇怪,上次殿下被人诬蔑说杀了人,长公主也没对您说句重话的。”

    小枫胡乱的扯着胸前的头发说道。

    “本爵爷就发现那个周梦是本爵爷的克星,从要什么事与她沾上边,本爵爷就要倒霉。”

    “她以前被游家收养,上次与游家小子动手,也是吃了大亏的,结果也被母亲责骂!小枫,你说这是为什么,为什么遇着她本爵爷就没好事?”

    白小今也陷入百思不得其解中。

    “婢子也正在想为什么呢?而且婢子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是觉得长公主最近好像很是焦虑。”

    小枫有些犹豫的说道,在她的印象中朝阳长公主一直是沉稳大气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她留意到朝阳长公主总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焦虑的情绪,刚开始她还以为自己眼神有问题呢。

    “什么?母亲最近很焦虑?”白小今听说长公主情绪焦虑,马上直起身子问道。

    “这是婢子的感觉,也不知道有没错,虽然长公主表面上仍然向往常一样,可是婢子总是觉得长公主这几日苍老了许多,眼神里也有疲态。”

    小枫说道。

    “都是我闹的,让母亲不开心了。”白小今听了小枫之言,自责到,不过这种情绪马上又化为委屈。

    “可是我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啊,为什么母亲突然焦虑起来了呢。”

    白小今一边说一边抓耳捞腮的想着原因。

    “婢子也觉得奇怪,以咱们长公主的身份,这天下还有什么事能让她焦虑?”

    小枫说道,朝阳长公主不仅是长公主,而且还有军功在身,这在所有朝代都是独一无二的,除了皇上,好像没人能让长公主如此了。

    “难道是皇帝舅舅?”白小今与小枫想到一块了,双眼望着小枫。

    小枫张是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嘴巴,对自己刚刚想到的也就是白小今所说的表示不可置信,更确切的说被吓到了。

    “原来你也想到了,那就是的了。”白小今见了小枫的神情就知道小枫跟她想到一处了,与小枫想的不一样,她马上就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有了这个猜想,白小今觉得自己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与皇帝舅舅总是有种说不出的疏离,还有母亲为什么总是提醒她皇上总归是皇上。

    她的母亲朝阳长公主和她的皇帝舅舅之间肯定有什么龌龊。

    “我的小主子,您要千万别乱说。这天下的人都知道皇上宠你比公主们还要宠得厉害,不仅由着您胡闹,还陪着您胡闹,封了您爵位,又怎会让朝阳长公主焦虑呢。”

    小枫连连摇着头说道。

    “女人!当然是女人!”白小今不假思索的说到。

    “女人?小爵爷说的是……”小枫说到这里,然后用手指了指宫中小楼的方向。

    “除了那个女人还有谁?现在本爵爷终于想明白为什么母亲一遇到与那个周梦有关的事,就变得莫名其妙,一定是因为那个女人。”

    白小今将前前后后的事情一下子联系了起来,然后得出了自己的推理。

    “皇帝舅舅一直就被那周梦这个小狐狸精的娘,就是那个小楼里画中的老狐狸精所迷惑,当年母亲一定是看出了其中的端倪,所以劝皇帝舅舅,结果才与皇帝舅舅发生了龌龊。”

    “后来,那个老狐狸精眼看迷不住皇帝舅舅了,就自杀了,皇帝舅舅肯定将此事怪到母亲头上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母亲才在与那个狐狸精有关的人和事上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再惹舅舅生气。”

    白小今说完,突然觉得豁然开朗。

    “是这样的吗,婢子听说的好像不是这样的。”小枫将信将疑的说道。

    “当然是这样,本爵爷聪明绝顶,能有错。要不然还有什么原因让母亲与皇帝舅舅生分了,又有什么原因让母亲遇到那只小狐狸精就连我也不爱了。”

    “哦。”小枫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可是白小今的逻辑并无不妥之处。

    “糟了!”小枫还没从白小今的推理中缓过神来,又听到白小今大叫一声。

    “殿下,什么事!”小枫看着从位子上跳起来的白小今连声问道。

    白小今一边原地转圈,一边不停的说糟了。

    “殿下到底什么事啊。”小枫见惯了白小今一惊一炸,见白小今只说糟了,并没有什么特别惊慌的神情,心中稍定了会。

    “不行,小枫,你一定要帮我,让我从府中出去。”白小今拉着小枫的手说道。

    “殿下,这个您可别为难婢子,我要私自放您出去了,长公主会扒了我的皮的。”小枫见白小今提出这样的非分这请,赶紧退后说道。

    “小枫,算是本爵爷求你!本爵爷这次出去,可不是胡闹的,这可关系咱们大瑞的国事。”白小今认真的说道。

    “小爵爷,您可别诓我。”小枫平静的回道,心想白小今怎么会扯上国家大事。

    “小爵爷我这次可是认真的。那你想想,如今这个周梦比当初她娘还要厉害,哄了四皇子,如今又想骗我小五哥哥,我要是不阻拦,她终究会害了我小五哥哥的。”

    白小今认真的说道。

    “长公主不是吩咐您不要管这事了吧,小爵爷,我看您还是听长公主的话吧,这种事咱们小惹为妙。”

    小枫说道。

    “这种事别人可以不管,但我不能不管,本爵爷我可也是姓李,怎么能任凭周梦这个狐狸精来祸害咱们李家。”

    “母亲定是怕我像她一样出了力不讨好,但是就算将来小五哥哥厌我,我也不能让他被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