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万年乾坤歌 > 四百二十九、解脱
    “天地不仁,但也是损有余而补不足。皇上若要顺天道,又为何损不足奉有余!”

    虎头的话质地有声,一下子将瑞帝抢白的无话可说。

    瑞帝能说什么,承认自己不是圣人,这个皇帝做得其实也不是尽善尽美的?

    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有汉武帝那样的底气和勇气。

    “谁跟你讲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是不是又是那个周梦,这女子实在可恶,尽挑拨你我父子关系!”

    瑞帝怒道,他记得周梦曾经说过喜欢老庄之类的话,若不是周梦讲,虎头哪来的这些想法。

    虎头见瑞帝转眼间将怒火燃到周梦身上,抿了抿嘴说道

    “自从皇上离京后,臣未曾见她一面,这是她之前在金陵时讲的。之前在金陵城,她总喜欢施舍些财物给街边的穷人。问她为何,她说天损有余而补不足,与其等着天损,不如自损。臣很喜欢这句话,所以印象深刻。”

    瑞帝见虎头一提到周梦,刚刚那股倔强劲马下退去了,也不愿再在此事上多作纠缠,缓和了下语气说道“不告诉你是爱惜你,这不,皇后就不被你们兄弟几个气得连委屈都不敢喊?”

    瑞帝说到这里,笑容变得有些玩味。

    “臣又没气她,那是二殿下和四殿下气她的,再说他们又没有说错。”虎头说道。

    “真不管你的事?是谁威胁朕的虎卫要先皇后得到消息,没你传递消息,老二老四能够那么有默契?”

    说道这里瑞帝的语气越来越严厉,虽是没有回头,但是跟在他后面的虎头也觉得身子陡然间沉重了起来。

    “若是朕要杀掉无邪馆的那两个逆贼,你们三兄弟是不是也要像啸风一样对朕!”

    瑞帝的话音一落,只听得身后扑通一声,那是膝盖落地的声音,不过他仍没有回头。

    “她们不是逆罪,也没有能力伤害皇上,还望皇上放过她们!”

    “朕若一定要她们的命呢。”瑞帝沉声说道。

    “您是皇上您说了算。”

    虎头说这句话虽有些赌气,但这答案还是让他比较欣慰的,不过他接下来又听虎头说道

    “不过臣还请皇上三思。那个抚琴的老头,儿臣无能,不能留下他。他在离京前让臣给皇上代句话,请皇上善待周梦,否则他的余生就以杀我大瑞的官员为业。”

    瑞帝听了怒从中来,手臂也随着怒火而颤抖,可是即便是他,对这样的威胁也无可奈何,对方本就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做这样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压力。

    瑞帝一语不发继续向前走,虎头见瑞帝没理他,便爬了起来远远的跟在瑞帝的后面。

    直到走到三皇子李啸风的府中,两人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三皇子的府宅一直被禁军围困着,一进入府中,瑞帝的眉头就深深的蹙了起来。

    府中热闹非凡,若不清楚情况,还以为有什么喜事,瑞帝一直走到李啸风的院子,一路遇到好几个人,大多都喝得醉醺醺的,尽没有一人认出他们的皇帝来,甚至有人举着酒壶来邀请瑞帝喝酒。

    瑞帝循着声音猛得推开板门,里面靡靡不堪,一片醉生梦死之象,而里面的人根本没有发现多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皇上,瑞帝气得手只发抖。

    “出去!都给朕滚出去!”瑞帝大声呵斥到。

    众人对瑞帝的呵斥的反应只是迷蒙的寻找声音的来源,一下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有胜者,用手指着瑞帝痴痴的发笑!

    虎头从来没见过如此淫乱场景,正自尴尬,突然只觉得腰间一轻,腰间挂着的剑已经到了瑞帝手上,紧接着就是惊叫声和哭喊声,还有带着余温四处飞溅的血。

    虎头摸着脸上的血方才反应过来,上去抱着瑞帝只说“皇上息怒!”

    “出去,都给朕出去!”瑞帝再次大声的呵斥道。

    这一次他的话音刚落,室内的人早已跑得干干净净,虎头看了看早已衣衫不整的三皇子李啸风,也很自觉的退了出去。

    “哟,皇上您来了啊。”三皇子李啸风双手抹了一把脸,然后笑呵呵的说道。

    瑞帝见李啸风见到他像是见到一路人一样,顿时气得一剑向李啸风劈了过去,李啸风眼睛也没眨一下,眼中尽是嘲讽之色。

    哐当一声,瑞帝将剑狠狠的执于地上,满腔的怒火,却不知如何发泄,狠狠的揣了李啸风几脚说道“你瞧瞧你这德性!”

    “我这德性是给皇上丢脸了,还是皇上瞧儿臣这德性瞧厌烦了。”李啸风满不在乎的说道,想了想又接着说道

    “不对,应该是皇上从来就不喜欢儿臣这德性。可怜我这个傻瓜一直以为在皇上心中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到头来才发现在皇上心目中,除了皇上自己,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都只不过是你的棋子!”

    “可是我是你的儿子,是你的儿子啊,皇上你有没有把儿臣当做您的儿子!”

    瑞帝面对李啸风的指责,又气又恼,用颤抖的手指着他说道

    “你真叫朕失望,朕宁愿没你这儿子,你看看你这些年来做了些什么,到现在也不肯正视自己的错误!是朕让你去勾结那些商人来拆朕的台,是朕让你去勾结外敌来造朕的反?”

    “你仔细想想,朕几次提醒你,你听进去了没?就你这个样子,还想造反?败了,朕还没说什么,你还有脸在朕面前哭?”

    李啸风听了瑞帝的话,又抹了一把脸,然后笑呵呵的说道

    “失望,皇上怕是在心中笑吧。若没我这个傻儿子,皇上如今怎么会如愿以偿?儿子帮父皇解决了这么大的难题,父皇打算怎么奖赏儿子?”

    瑞帝被李啸风气得又踹了他几脚,一边踹一边说道“到现在你还不思悔改,你没得救了!“父皇现在才知道儿臣没得救,从父皇对人说儿臣最像父皇的时候,从父皇暗示儿臣要改立儿臣为储君的时候,儿臣就没得救了。”

    “儿臣到现在还厚着脸皮活下去,就是要等父皇回来,问父皇一句话‘当年你说的,都是真心的吗?当年你对儿子的偏爱是真的吗?’”

    李啸风说到这里时,眼中带关几分紧张与几分期待。

    “是真的,不过朕很后悔。”

    瑞帝见李啸风这样,也不禁流露出几分真情。当初,若不是他对李啸风的偏宠,李啸风也许不会走到这一步,他们父子也许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真的?”

    “真的!”

    李啸风得到肯定的答复,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满足的神情,他一边伸手去拾瑞帝刚刚扔下的剑,一边说道“母妃什么都不知道,望父皇善待她。”

    “你要做什么,朕没要你死?”瑞帝一脚将那把剑踢开。

    “儿臣现在与死还有什么区别吗?与其日日被圈禁在这府中做一个废物,我只能是高贵的皇子,善战的将军,不能是一个废物,绝对不能!”

    李啸风一边说一边爬着去拾那边剑,这一次瑞帝没有去拦他,他能让人死,却没有办法让人不死。

    “老四的毒是不是你下的?”瑞帝这个时候终于想起了他来的目的。

    李啸风听到这句话,愣了愣仰头看了瑞帝一眼突然笑着说道“父皇说得不错,父皇当初真的不该偏爱儿臣。我绝不比老四差,可是如今看来他狠多了。”

    “儿臣如今败了,可是也终于解脱了,你们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