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万年乾坤歌 > 三百七十七、告别(二)
    “是!我此行便是来与少主告别的。若是我不能回来,少主就当从来没有遇到过我,如果事成,我必当继续尽心竭力辅助少主。”

    周伯的说这话时颇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气慨。

    “尽心竭力辅助我?我说的话你不听,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叫尽心竭力辅助我?你以为你若是不成功,我便没事?今日你一出手,连四皇子都识出了你,难道当今的皇帝不能识得你?你以为当今的皇帝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可是他还是去要去泰山封禅,他在泰山等着你们去送死!”

    周梦恨恨的说道。

    “但是有一点,他肯定猜不到,那就是我还活着,就算他有准备,也没把我算进去。我只要伺机而动,也并非没有一点成功的可能性。当然,这个可能性有点低,如果能说服那个瞎子,把握更大一些,可是那瞎子不肯,说他的任务就是保你平安。也好,有他在你身边,万一我失败了,少主也可身而退。”

    周伯说道。

    “我真有些后悔当初把你召来京城,若不然你现在可能是逍遥江湖不问世事。”周梦无力的说道。

    事已至此,周梦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不过周梦仍然觉得周伯此行成功的机会太渺茫,凡是谨慎之人,都会留一手对付遇外,就算那个遇外是周伯……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少主无关,对了这只白玉凤凰坠当初忘记还给少主了,就此告辞,少主保重。”

    话音一落,周梦只见白光一闪,她伸手接住了白玉凤凰坠,一阵冷风吹进,周伯的身影已不在。

    周梦握着温润的凤凰坠,思绪久久不能平静。

    “皇帝都已经不好当了,还想让我当女皇帝。连你都不听我的话,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总知就是不听我的话。”

    “年幼?能力不够?为我好?反正就是不听我的话,既然不听我的话,那我当这皇帝做甚,天天被其囚在宫人,听你们对我发号施令,那这皇帝有什么好当的。”

    周梦低声说道,并且呵呵的笑了两声,她可不想拿她拿不动的东西。

    当然,周梦也清楚的知道,她根本就拿不动到。

    此时,她终于明白那些年幼的皇帝的苦恼了,也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一旦掌权,那些曾经的权臣,不管是忠还是奸都没有好下场了。

    理直气壮的动了皇帝的东西,还要让皇帝对你感恩,能有好下场吗?

    这个道理,那些权臣们也未必不懂,可是还是无视那些血淋淋的历史,飞蛾扑伙般的前赴后继。

    或许他们觉得自己是一个例外吧。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说瑞帝,不动皇帝的东西,只是抢……

    周梦在各种念头中迷迷糊糊的睡去,待醒来时,已日上三杆。

    想起昨夜之事,周梦还是心中有些不安,能与她商量此事的人也只有思无邪了。

    “你说我在什么情况下才能当上女皇帝。”周梦问道。

    “做梦的情况下。”

    ……

    “你不会真想当女皇帝吧!”思无邪惊得合不拢嘴。

    “是有人想我当女皇帝,哦,或许是女傀儡。”周梦撇了撇嘴无奈的说道,接着便把昨日周伯来的事与思无邪讲了。

    思无邪也听得目瞪口呆。

    “我觉得在什么情况下你都没活路了,除非那些杀皇帝的人与皇帝都同归于尽,那些准备在京城搞大事的人跟京城中的守卫者同归于尽,或许你还能有条活路。不过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他们这里把你逼上绝路了。”

    思无邪想了半晌,才幽幽的吐出这句话。

    就算周伯他们胜了,又如何,能胜也是几方合力才能胜的,周梦这样没有兵的,就算有周伯这样的高手,也注定了就是一个傀儡。

    做一个傀儡,就像抹布,用完了就是要被抛弃的。

    “那咱们是不是该跑路了。”周梦说道,她昨天就想到了。

    “甘心不。”

    不甘心!

    留在这里一年多了,不看个结果真的不甘心,从此躲躲藏藏的过一生,也不甘心。

    可是如果就这样死了,她更不甘心……

    这真的是一个很困难的选择……

    阳光打在周梦的脸上,让周梦脸上的纠结更加分明。

    “要不咱们先留在京城,见机而动,反正皇帝此次出巡,京城中的高手大概是要去一多半。若情况不对,咱们逃也来得及。”

    半晌,思无邪说道,她也不甘心,她心中还有师命,还有二皇子。

    只能如此了。

    随着天气一天暖过一天,瑞帝出巡的时间终于到了。在文武百官的唱诵中,瑞帝蹬上了龙驾,开启了他的第一次东巡之旅。

    这也是他十年前搬入燕京后,第一次离开京城。

    出了城门之后,瑞帝在龙驾中略有些不放心的回望了一眼京城,恨不得将自己劈成两半,一半留在京城,一半去泰山封禅。

    随即又觉得自己多虑了,想当年天下未平,他领兵北伐,京城还不是稳如泰山,更何况如今天下已平,而且他已事先做了最为妥善的安排。

    当瑞帝的车驾终于消失在视野之后,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平日里被瑞帝的龙威压得不敢抬头的大臣,一心想尝试权力味道的太子,还有那些心怀鬼胎的人……

    李啸炎在瑞帝离京的当天下午就跑到了无邪馆,自从从农庄回来,或是因为瑞帝的话给他带来的压力,他一直就待在府中,只到瑞帝离开。

    “伤可好些了。”李啸炎见次再到周梦像是过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假装轻松的与周梦亲密的打着招呼。

    因为每每回忆起在农庄的那几日,李啸炎就觉得有些不真实,仿佛是一场梦,他竟担心周梦生变。

    周梦与李啸炎感觉差不多,所以她嗯了一声,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你有什么消息!”

    在一阵沉默后,两个人同时问起,然后又各自一笑,都显得有些生疏。

    “我有个不好的消息。”周梦一梦抚着琴,一边下意识的望了望四周。

    梅林的梅花已经凋零,阳光直直的透了过来,显得格外敞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