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万年乾坤歌 > 三百一十三、四皇子的问题
    “我若要是太子,一定会趁势把四皇子也一并解决。若是这样,咱们的计划可就要落空了。”然而思无邪的话并没有让周梦很焦躁,她想了下说道“若是那本秘书上的会应验,怎么都会应验。若他真是那应验之人,就算太子现在针对他,也不过是多吃点苦头而已。”

    周梦说道。

    “又忘了师父说的,凡事有因果。就是天上掉馅饼,也得你伸手去接啊。即便是注定的事,也得有人去推动,你若省去了因,哪里还有果!”

    “我们不去做,自会有人去做,天师道的人不是早就在做了么。或许我们做不做都是注定好的了。”周梦懒懒的说道。

    “我只知道只有一件事情是注定了的,那便是人生下来注定要死,而我现在就想一棒子把你敲死!”

    思无邪恨恨的说道。

    “师姐说得是。”周梦振了振精神说到,长期的不如意,瑞帝的强大,遥远而模糊的未来,根深蒂固的宿命观,已经让周梦心中不知不觉的产生了懈怠。

    在意志力、心性强大方面,周梦是永远比不上思无邪的了。

    “许多事情现在看起来很难,也许等将来回头看时,却是再简单不过。”思无邪柔声说道,她自己又何尝不彷徨,谁让她是师姐呢。

    “这个是自然,咱们可有神书在手。”周梦笑着说道,心中却在想若是那本秘书能够准确清晰的指出未来的结果,而不是模棱两可,该有多好。

    对未来的恐惧,不仅周梦有,强大如瑞帝也有。

    瑞帝对目前的局势很满意,不管如何,如今皇子们的争斗应该是平息了,他对太子李啸平虽还有许多不满的地方,但是当一个继承者已经合格了。

    什么父不父,子不子,都是痴人妄言,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这世上还有谁比他更强大,强大到可以改变他的意志。

    想到那本书上的谶语,瑞帝心中又没由来的向下沉。

    太子稳坐储位,自然不会犯傻与他

    二皇子李啸风性情素来温和,就如他所言,争也是不得已,经此一事,自然很难再起身。三皇子李啸风,虽然性格暴烈一些,但是其羽翼已经被拔出,就是有心也无力,除非……

    瑞帝想到一个可能,可是那个可能也是在自己的控制之中,李啸风就算做了,也很难会成功的。

    最后,最后瑞帝很不情愿的想起了四皇子李啸炎,这个他从心底忌惮但又不愿提及的儿子,仿佛是找到了他恐惧的根源。

    可是瑞帝又觉得他的这种恐惧没有道理,理由很简单,李啸炎的实力不济,至少与他比起来,实力相差太多。

    一个皇子,没有兵权,又没有朝中大臣的支持,哪怕是自身的实力上天,也是不能坐上那个位子的,除非是天下大乱。

    天下大乱是不可能的了,瑞帝有这个信心。

    很快瑞帝将从心底生出的恐惧又生生的压了下去,只要现在不折腾,平平稳稳的,那个所谓的预言便不会实现。

    不折腾。

    太子李啸平也是这样认为的,只要这样平平稳稳的熬到自己的父亲死,他就能顺顺当当的成为天子了。

    但是,有一个人表达了不同的意见。

    “如今势在殿下,殿下应趁势多进取,一举扫除所有的障碍,方才是正理。”

    杜洛伟见太子李啸平自皇宫回来,便觉得万事皆定,行为举止都不像先前那样谨慎,心中不无忧虑。

    “所有障碍,你是说四弟?本宫知道四弟不安份,可是如今就算他有心也无力啊。他现在有什么,父皇从小就不喜欢他,朝中的大臣都不睬他,就是现在被打趴下来的二弟三弟也比他强。”

    “如前本宫防着四弟就怕他在二弟三弟后面使坏,如今二弟三弟都消停了,他一个人还能翻起多大的浪来?先生,我看你是多虑了!”

    太子李啸平不以为意的说道。

    “当初又有谁会想到圣上能有今天,哪怕是圣上自己。有种人,在运势差的时候碌碌无为,再平凡不过,可是时机一到,他们总能一飞冲天,光芒万仗。圣上是这种人,四皇子或许也是这种人。”

    杜洛伟说道。

    “四弟怎能和父皇相比?像父皇这样的人,让天下英雄俯首的,百年难出一人!四弟何德何能怎可与父皇相提并论,先生也太危言耸听了吧。”

    太子李啸平提起瑞帝的时候,心中满满的骄傲,但是见杜洛伟竟然把李啸炎与瑞帝并提,心中却是老大不舒服。

    “能成大事者,必有坚忍不拔之志,圣上有,所以他成功了。而你们兄弟几个,心性最与圣上接近的只有四皇子,二皇子和三皇子经历一次打击,便会放弃,但是四皇子不一样,他决定的事,怕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的。殿下想想他与刘铭之女的事情,哪怕是皇上反对,他也坚持,最后还不是将那女子接到府中去了?”

    杜洛伟平静的说道,不怕人的本事高,就怕那人永不放弃,与你死磕,永远保持着战斗的状态,这样的人只要有一丝机会,都会抓住。

    太子李啸平本想反驳,可是想想,四皇子李啸炎虽然看似好说话,谁说他都听,可是遇到关键问题,那就是谁说也不听了,一味的坚持,不达目的势不罢休。

    若是以后李啸炎不知进退,跟他死磕,那也确实有得自己烦的了。

    “父皇已经警告过本宫了,本宫现在有什么办法。”太子李啸平说道。

    “皇上是顾念父子之情,怕殿下过了。可是四皇子,老夫若是猜得不错的话,皇上对他也心存忌惮。若不然,以四皇子的资质,为何皇上独独不喜他。”

    “可是四弟这人精的狠,一时也抓不着他的痛脚。”

    “殿下不用急,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下官只是提醒殿下不要忘了有这个潜在的敌人。”“如今二皇子、三皇子已倒。二皇子倒也罢了,三皇子自幼受皇上宠爱,骄横贯了,又对上次巫蛊事件耿耿于怀,听说上次那个神示都是怂恿搞出来的。以后,也说不定会怂恿四皇子。而四皇子也必然对对殿下提高警惕,殿下不若先对他们进行安抚,然后再徐徐图之。”

    杜洛伟说道。

    “既然先生这样说,本宫就依先生之言吧。过几天,本宫就寻个理由,在府上宴请下本宫的几个弟弟,顺便也试探下他们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