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万年乾坤歌 > 二百六十一、二皇子的请求
    童晓声这段时间一直处理良心有些痛的状态,每日的茶都快改成酒了,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醉意马上消失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童晓声拉着童二的肩激动的说道。

    “有个女人竟然不自量力,敢约战今科状元齐修平!”童二有些紧张的说道,近日童晓声因为那个夏天死了,就变得古怪了起来。

    “哪个女人?”童晓声抓着童二肩的手都在微微发抖,他怀疑刚刚听错了。

    “我也不大清楚,听说是无邪姑娘的一个师妹!”童二说道。

    “你可有打听清楚!”童晓声的手抖得更厉害,思无邪只有一个师妹,那就是他从小认识的夏夏,夏天!

    难道夏天没有死!

    “外面的人都是这样传的,也不知道无邪姑娘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师妹,听说她们这些日子常常在街让逛呢。”

    童二重复到。

    “出去!”童晓声颤抖着说道。

    童二听到这两个字,如同大赦,赶紧躬身溜了出去,哪里还顾得上童晓声的异常,反正童晓声已经异常了很久了。

    “夏夏,夏夏,一定是你!你果然没死,你真的没死!”童晓声将门关好后,又哭又笑。

    在童晓声眼里,只有夏天这样的女子才敢做出这等惊天骇俗的事情来。

    在这样的男尊女卑时代,竟然敢轻视天下须眉,向状元挑战,也只有夏天有这样的资本和魄力!

    而且还是思无邪的师妹,那一定是夏天。童晓声这才想起,自从夏天“死后”,思无邪竟然一次都没来麻烦过他。

    想到这里,童晓声又有些不开心起来,因为夏天也一次都没有来联系过他,看来他真的是伤了她的心。

    想着夏天的身世,想着李啸炎对夏天的态度,童晓声小心翼翼的收起了自己复杂的心情。

    他不能再让夏天失望了,他曾经承诺过夏天,关于夏天的秘密,他不会向任何人透露,这也是童晓声最后能做到的了。

    李啸炎还在与王质喝茶,这个消息便在茶馆里散开了来,他听到这个消息,也不禁笑道

    “这个思无邪果然有点邪门。来京不到一年无邪馆就人人皆知,现在她这师妹刚来京城,看来是要比这无邪馆更出名了。只不过,这齐修平可就难办了,不管他撞接不接招,她的那个师妹都出名了。你啊和齐修平这两大才子都被她那个师妹踩着上位了,她这样胡闹,也不知道二哥是否知道。”

    “这,这,那位无邪姑娘还有她师妹看着不像是争名夺利之人。”王质做为受害人有些尴尬的说道。

    “不争名夺利,怎么会那么出名!不过这事,齐修平怕是也要跟你一样惹一身的麻烦,你啊也可以少些麻烦了。”李啸炎淡淡的说道。

    最莫名的就是齐修平了,躺着也中枪了。齐修平还在礼部办公,就有好事者告诉他,他被无邪馆的一个不知名的女人约战了!

    他齐修平现在怎么说也是朝廷的官员,别说是一个女人,就真是一个才子,他跑去应战也是丢份的事情。

    可要是不应战,那么那些看热闹的人不知道要将他传成什么样子!

    偏偏这事他还发作不得,无邪馆的后台除了二皇子,据说还有周皇后的。更何况二皇子现在可是他的“主人”。

    二皇子李啸云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惊得飞起。这些日子他并没有去无邪馆。

    因为思无邪又劝他放弃,李啸云觉得思无邪关键的时候不支持他,所以与思无邪生了龌龊,,却没料到思无邪闹出了这么大事,不过也正好给了一个他再去无邪馆的机会。

    思无邪明知道齐修平是他的人,还这样借齐修平上位,让齐修平难堪,不是为难他吗!

    不等齐修平找上门,二皇子李啸云就飞速的来到无邪馆。

    “这不关我的事,我与你说过,我师妹向来任性,直爽,有什么说什么的。”思无邪很是无辜的说道。

    这还叫直爽?随便一下就踩着两个大才子出名了,还叫直爽!二皇子李啸云心中腹诽道。然而腹诽归腹诽,他今日一时为这事,二是来求和的。

    “那你能不能劝劝你师妹,让她别胡闹了,把那个邀战取消。”李啸云放下身段说道。

    “师妹爱胡闹,就让她胡闹,反正也没啥坏处。”思无邪漫不经心的说道。

    “怎么没有坏处,朝廷命官岂是她随便踩着上位的,再者一个姑娘家如此张扬,成何体统!”

    李啸云见思无邪分明是没把他的话听进去,脾气再好,终是有些恼怒。

    思无邪见李啸云着了相,对他示好的笑了笑,然后给加满了茶,才柔声说道“就知道你不死心,说来说去你还是怕那个齐修平为难。”

    “我如何能够死心?这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我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如何能回头!”李啸炎再次提到这个问题,已经没了往日的潇洒,意气消沉,语气里充满了无力感。

    就算他想回头,太子也不会让他回头了。

    “没有什么比命更重要,我只要你活着,别得什么都不重要。”

    思无邪见以潇洒随意的李啸云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些沧桑之情了,心中不免心痛,她握着李啸云的手,真切的说道。

    思无邪一向冷淡,从未这样真切的表达过自己的情感,李啸云感动之余不免又有些惭愧还有些伤情,他反握着思无邪的手说道

    “你不知道,我这些日子天天做梦,不是梦见自己不杀,就是梦见你和母妃被杀。我每天都被吓醒,却又无可奈何。我生怕有一天,我不仅不能保护好自己,还连累你和母妃,我真的好怕!舅舅死的时候,我什么也做不了,你知不知道我觉得我自己真的好没用!”

    李啸云说着说着,情绪就有些奔溃,说到最后竟然扑在案几上哭了起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仿佛要将这些日子以来的怨气与恐惧、焦虑都哭出来。

    思无邪起身坐到二皇子李啸云的身边,伏在他的背上,轻声说道“那只是梦,我们都会好好的活着的,我会陪你好好的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