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万年乾坤歌 > 二百五十九、大字报意想不到的成果
    无邪馆中,思无邪拿着王质口中的传单看得津津有味。传单的标题很醒目“琅琊才子王质与无名女子论学盏茶败北,坦言天下才子皆徒有虚名。”

    “啧啧,这话还只有王质敢说啊!”思无邪边看边点评。

    周梦看着一向冷淡的思无邪现在故作轻松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于是也很配合的说道“是啊,就他那耿直无双的样子,这话也只有他说得出了!”

    “昨日琅琊才子王质,在吉庆街一杯茶馆中,与疑似无邪馆中的女子论学,盏茶功夫后败,对这名女子的才学很是信服,端茶认输。并言今科状元齐修平靠攀附权贵,才学不及这女子一二,这天下才子皆徒有虚名。”

    思无邪喝了一口茶,又继续念到。

    “疑似无邪馆中的女子,这该不会在说咱们吧。”周梦扶了扶脑袋说到。

    “应该是吧,可是他没这样说呀,这样说有人信?”思无邪说道。

    “怎么不信,这个王质本来就对齐修平羡慕、嫉妒、恨,在他看来才疏学浅的书生竟然都上榜了,他心中服气,一时意气说几句牢骚话不是很正常!”周梦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说那些文人们真的会信!这王质向来高傲,怎么会对一个女子示弱,那些文人们个个都饱读诗书,就会信?”思无邪仍然表示怀疑。

    “说不定这王质一时色迷心窍了呢,见色忘义。这些事情,世间常有!不管真假,那些文人自觉得受到了侮辱是真实的吧。”夏天摊手说道。

    “那么这样说,王质一定会被这张纸给害惨?真是造孽!”思无邪很嫌恶的将那传单丢到了一旁。

    “那也不一定,反正他现在够倒霉的了,再倒霉也倒霉不到哪里去了。这张纸只会帮他快速触底,让他尽快进入下一个轮回,多好。再说了,他那脾气,现在不吃亏,将来也会吃亏的。”

    周梦有些心虚的说道,她在前世时最是讨厌那些无良的记者,为了吸引眼球没了良心的捏造事实,如今她自己却学起那些人来了。

    她下意识的抚了抚自己的胸口,还好良心还在!

    为了当一个“才女”,她容易吗?

    “是我说的又怎么样!瞧你们现在这样子,大吼大叫的,比在这街上卖烧饼的大叔都不如。就你们这脑子,我还真觉得那无邪姑娘的师妹比你们有才学多了,也难怪她昨日不将你们这些人不放在眼里!”

    王质被这一群认识的、面熟的、不熟的书生围攻急了,又气又恼!

    这群书生本来就是闲得没事,然后又自以为正义无限,在心中本来就已经认定了王质自己运气不好,艳羡嫉恨他们,竟将他们贬低到连女子也不如。

    如今见王质亲口说出来,更加激愤,也有人记恨王质以前的嚣张,也不讲斯文,挽起袖子提着拳头就向王质身上招呼了去。

    王质看到落到自己身上的拳头,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欺辱还绝望,他觉得他的人生陷入了一个黑洞。

    王质有些茫然的看向那一张张脸,有的张狂,有的高傲,都显得那样狰狞可恶。

    王质看到那些人张狂的脸,却在陡然间像是看到了一丝光亮。王质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想起了从前的自己,自己曾几何时,也是这样张狂,转眼间,自己就成了被张狂的对象。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只恨明白的太晚太晚啊,否则又何至于此!”王质捂着头大声的说道,然后就哈哈大笑,把那些落在他身上的拳头也当成了享受。

    不过王质并没有享受很久,京兆府的官差很快就赶到了,以扰乱市场为由将那些闹事的,看热闹的驱散开。

    王质在众人散开后,则是一直躺在地上傻笑。

    “王公子,你没事吧!”一个小厮打扮的人关切的问道,他有些怀疑王质被打傻了。

    “没事,没事,我好得狠!”王质用衣袖抹了一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脸,愉悦的说道。

    王质这反应,还真把那个小厮吓住了,对自己刚刚的怀疑又加重了几份。

    小厮认认真真的打量了王质一翻,在确定王质除了傻笑外,并没有别的过激的举动,才稍稍落了下心,对王质说道“我是四皇子晋王府上的,殿下在那个边茶馆里等您。”

    “知道了!”王质笑着答道,这笑容在小厮眼中看得略带神经质。

    很快四皇子李啸炎就见到了有些神经质的王质,李啸炎与刚才那小厮一样,觉得王质是不是受的刺激太大了。

    “王兄,我一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那些文人只不过是嫉妒你的才华,你不要放在心上!”李啸炎看着王质说道。

    昨日王质虽然决定了以后忠于李啸炎,然而并没有答应到李啸炎的府上去。因为他的强大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现在到晋王府中去“混饭”吃。

    王质明白自己的优势是治理而非谋划,现在李啸炎并没有天下让他治理,他不如留在民间,说不定对李啸炎还有些用处。

    毕竟王质虽然很落魄,但总归是闻名天下的琅琊才子,总可为李啸炎造些势。

    李啸炎见勉强王质不得,也只得随王质了,结果刚一早就被告之满大街的都贴满了诋毁王质的传单。

    李啸炎与王质相交几日,确实对王质的才气很欣赏,也对他的脾性有所了解,心想以王质的性格,怕是要出大事。

    于是,连忙先让人到京兆府把差役搬过去,解了王质的围。

    “没事,我高兴,我真的是太高兴了!”王质哈哈大笑着说道。

    李啸炎面色开始沉重起来,他仔细的看着王质,希望发现一点端倪。

    “殿下,你还记不记得昨日那位姑娘说了什么?”王质很兴奋,并没有觉察到李啸炎的不对。

    “什么?”李啸炎见王质说话正常,也就放了心,心道文人向来行为古怪。

    “君子求诸人,小人求诸已。昨日,我心中还不服,自以为论语我可比她懂多了!今则不以为然,今日我定要好好的去谢她,若不是她,我现在哪有这般自在!”

    王质说道,有种顿悟的感觉。

    李啸炎则是有些迷惑不解了,他向来不喜欢别人说话引经据典,觉得那是炫耀。

    “我以前,总觉得我是才子,自以为了不起,认为别人应该对我怎么样怎么样,别人不怎么样,我就觉得委屈难受!落榜之后,我恨往日的那些朋友趋炎附势,没有道义,没有情义,我觉得这天下的人都不是好人,都背叛了我。”

    “可是今日,我突然明白了,这所有的痛苦都是我自找的,别人并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却妄想别人要怎么着,你说可不可笑。”

    “我能控制的只有我自己,今天我看到那些人就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那样让人讨厌的人,竟然还希望别人如何,如何!难怪孔夫子感叹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

    “我今日算是得到解脱了,那位姑娘可真是我的贵人啊!”

    王质整个人都沉浸在顿悟的喜悦之中,喋喋不休的与李啸炎分享他的喜悦!

    周梦做梦也没想到,她用来宽慰自己的话,竟然一语成谶,那个传单让王质在瞬间跌入了绝望的深渊,而后顿悟,得到解脱,从此人也变得豁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