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万年乾坤歌 > 一百六十五、两边押注(二)
    陈有财心中烦躁不堪,总有些隐隐的不安,金陵虽然乱了,但是不够他想象中的乱。

    陈有财有个习惯,每当他烦躁不安的时候,他总是喜欢去找他的小妾,自然不是去谈心的,谈心太伤脑,更何况他现在脑袋已经很伤了。

    然而今天注定了陈有财过得不顺,一向对他像只乖巧的猫儿的小妾今日竟然敢给他脸色看,更别说为他开怀解闷了。

    这娘们愈发没规矩了,陈有财心想到,正想拿出主人的姿态来教教小妾如何当好一个优秀的小妾的时候,却发现一个男人不知何时站在他的面前,冷着脸。

    “你,你怎么在这里。”陈有财看清来人,有些结巴的说到。

    “金陵城的那些穷鬼有饭吃了,四皇子马上就要到金陵城了,陈老板难得还有这样的好心情。”来人像主人一样坐了下来,而那个小妾倒似是来人的小妾,赶紧给他斟茶,反而把陈有财冷落在那里。

    “我心情好心情坏还不劳你来管!”陈有财气不打一处来,恨恨的坐了下来。

    “义父说你是个蠢货,让我多用点心,看来是说对了。”来人冷冷的说到。

    陈有财闻言怒从心起,霍地站了起来,正想直接将来人轰了出去,但是看看来人从未离手的剑,便又很没劲的坐下。

    “张公子也别太欺人太甚,金陵城现在还没有乱,也不能怪我。那江家老头不要命的把他家的家产向外扔,我能怎么办。你说你去解决那个老头,结果那个老头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呢。”

    “还有咱们金陵府的府尹夏中平,你们若真有那本事,现在就去把他解决掉,那金陵城不也乱了吗?”

    陈有财冷哼一声说道。

    来人听了陈有财的话,脸色更加阴沉了。来人是天师道道尊张正一的大弟子,张来武。

    张来武此次来金陵的目的便是让金陵彻底的乱起来,只要缺粮的危机继续扩大,金陵,乃至整个江南,恐怕都要乱起来,到时天下就乱了……

    当江老太爷高买低卖的时候,陈有财就觉得有些麻烦了,让他把江老太爷解决掉的时候。张来武并没有放在心上。

    考虑到江家在金陵生存了上百年,所以他还是很重视的派了两个师弟去了,结果被打成重伤而回,这才知道自己的师叔刘清源这一年竟然一直躲在江家。

    张来武哪还敢再去,除了非他的师傅张正一亲自来。

    至于金陵府尹,天下第一剑一直在夏府,就算他的师傅来了,也恐怕不是天下第一剑的对手,他躲都来不及,哪还敢跑去刺杀夏中平,张来武根本想都不敢想。

    天下第一剑可不会像刘清源一样,还能让他们活着回来。

    所以无论是杀江老太爷还是杀夏府尹,都是不可能的,但这并不能成为陈有财拿来与他讨价还价的资本。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安排,我只是警告你,务必要赶在四皇子到金陵之前让金陵彻底的乱起来,留给你的时候已经不多了!”张来武说到。

    “警告我,你凭什么警告我!我又不是你们的人,又没收你们的好处。爷不干了,你哪好玩去哪玩去!”

    陈有财大声说到,心中一半是愤怒,一半是畏惧。

    今天初一的时候,自称陈有财小妾远房表哥的张来武来到了陈府,告诉陈有财金陵即将发生巨变,要送他一条财路。

    陈有财并不是傻子,马上就猜到张来武的身份,当然张来武也没有刻意隐瞒。不过张来武给的诱饵太大,一是金陵乱后巨大的利益,现在陈有财已经享受到了。

    二就是如果由金陵大乱而导致整个江南大乱,天师道就有机会夺起江南,那么他陈家便是金陵的第一商家,天师道与他合作独霸金陵的商业。

    陈有财虽然恨江家投靠了朝廷,但是若是他自己有这种机会,也当然不会放弃,所以他便答应了与张来武合作。

    整个计划都是张来武的,陈有财只是执行者而已。

    陈有财心里打的小算盘也不过是两头押注,若是天师道能够夺取江南的政权最好,若是不能,反正他的钱赚到手了,到时在大瑞朝做个顺民,也无所谓了。

    “没想到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蠢!你现在说不干就不干了?你趁早醒醒,别再想着当一个瑞朝顺民的事情。若是金陵的局势真的稳定了,你以为他们不知道是你挑拨其他的商家搞事,你以为他们会放过你?”

    “若是此战败了,不仅是你,还有你陈府的上上下下都要陪着你死!所以,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听我的!”

    张来武看着陈有财面无表情的说到。

    陈有财听完,都要哭了……

    贼船并不是那么容易上的。

    “我现在能怎么办,那些穷鬼有饭吃了,不闹事,我有什么办法!”陈有财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就再加一把火!”张来武等得就是这句话。

    张来武将嘴附在陈有财耳边说了几句,陈有财立即从位子上弹跳了起来大声说道

    “什么!不行,这样不行,这样我会掉脑袋的。”

    “刚刚与你说了那么多算是白说了,你还有退路吗,陈老爷。只要按着我的说的做,将来必然大富大贵。”张来武白了他一眼说到。

    “这样搞会死很多人的,当初你们只是让我搞乱金陵的商业,别的我都不管的。”

    陈有财哭丧着脸说道,豆大的汗珠也是从额上直向下淌。

    前些日子,张来武让他花钱请些人煽动一群快没饭的百姓去衙门前闹点事,没想到竟然死人了。

    他起初以为真是官差杀的人,后来有传言是刘五这些地痞得了好处,做的,官府正在追查真凶。

    对于这个传言,百姓将信将疑,有人认为是夏府尹在推卸责任。但陈有道却吓出了一声冷汗,刘五是他请的,但是他没安排杀人,那么杀人的不是官差,就只有张来武了。

    这张来武是要把他往死路上逼,不过他自为没有吩咐刘五杀过人,心中还是有些坦然的。

    再在来张来武让他做的事,将来若事败,他觉得自己死一万次都不够的,所以他坚决反对。

    “反正已以死了几个人了,死几个人是死,死几十人,几百人也是死,有区别吗?”张来武看他的眼神满是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