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万年乾坤歌 > 七十三、无邪馆
    一夜无梦,一觉睡到自然醒。

    夏天走出屋子,一个懒腰还没伸完,就见到一个身影迎了过来。

    “大哥,你醒了啊。”笑意盈盈的胡小北已经来到他跟前。

    “这么早啊。”

    夏天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道,心想这小子还真能吃苦,前天晚上应该跟他一样没怎么睡,今天一大早又来了。

    “呵呵,与大哥相处的越久,小北就越觉得大哥不凡,所以就想跟大哥多亲近些。”

    “你不用去国子监读书?”

    “听大哥的一席话,可比在国子监读书强多了。”

    这马屁拍的,这瞎话讲的,夏天看着脸不红心不跳的胡小北,敬仰之情顿生……

    “你也别尽说些好听的话,与其如此,还不如交个投名状来。”

    “啊,投名状,杀人放火的事我可干不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说出是谁在造本公子的谣。”夏天问道,她先前让童二去查过,童二竟没查出来。

    本来夏天也没放在心上,可是昨天的事让她有了警惕,总觉得自己被暗算了。

    “绝对不是我,我从没有……”胡小北话说到一半,却见夏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便顿了顿接着说道“嗯,我只是让人传了一下谣,谁造的谣,我还真没注意。”

    “你不是文人圈的红人,这都不知道。”

    “真不知道,这个我要去问问,要让我知道哪个东西敢造我大哥的谣,哼哼!”胡小北一本正经的说到。

    “走,咱们这就一起去问。”

    “一起去问?这个不妥?”

    “嗯?”

    “大哥跟我一起去,他们定不会说实话了。”

    胡小北答道,他可不想与夏天一起出现在文人面前,多丢人。

    “怎么你是怕他们不说实话,还是怕跟我一起去问啊。”夏天笑着说到。

    “那咱们还是一起去问吧。”胡小北有些认命的说到。

    接下来,胡小北带着夏天去了京城好几个文人集聚的地方,真就此事询问了一圈,还真没什么线索,不过夏天也没打算问出什么。

    “喂,喂,那边是勾栏街了,我这还带着夏真呢,不去那边。”

    夏天拉着胡小北说到,因为昨天的事,她怕夏真留在府上又被吓着了,就把夏真也带了出来,多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胡小北轻撇了一下夏天说道“夏公子,你来京城这么多天,难道没听说过无邪馆。”

    “自然听说过,在你们文人眼里,那无邪馆的思无邪简直是圣洁无比。不过在本公子眼中,居然在那种地方开馆,也不过是故作矜持而已。”

    夏天哼了一声说到,她并不是瞧不起那些姑娘,只是怕自己难堪而不愿意接触而已。

    “没想到你这人还这么固执,你跟我走就是那无邪馆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连二皇子都常去呢!”胡小北说到。

    “能见无邪姑娘,听她弹一曲的人,寥寥可数,可不是有银子就行的,那可是要闯关的,没点真材实学,再多的银子,也无济于事。”胡小北说起此事时,眼睛只发光。

    “看你这样子,一定没见过。”

    “这个,这个,我将来一定能见着她!”胡小北咳咳了两声说到。

    “你不是挺横的不,怎么不用强的?”夏天听他这样讲,到是对那个思无邪来了兴趣。

    “呵呵,赵侯爷你知道吧,就是三皇子的舅舅,如今枢密院的枢密使,有次喝醉酒了,被人激得想用强,听说吃了亏灰溜溜的再也不敢去惹麻烦了。有人说无邪馆的后台是二皇子,不过我觉得不一定。”

    胡小北低声说到。

    “那方秋,等会你去闯关,去会会那思无邪,为本公子争争光。”夏天笑着对一旁的方秋说到。

    “哼,听无邪姑娘的琴可比喝陆大师的茶难多了。前科状元方cd没能见到的她的,要想见思无邪,除了有才情,还得对了她性子。”胡小北不以为意的哼了一声。

    走了一路说了一路,到是少了夏天在勾栏街中行走的尴尬。不过站在门口揽客的姑娘们到也穿戴整齐,没有夏天想象中的那么开放。

    无邪馆开勾栏街最为繁华的地方,若真像胡小北说的那样无邪馆做得是正经高贵生意,从来不娱客,那这个思无邪将店开在这种地方,还真够奇葩的。

    在夏天的想象中,这只不过是走的一个高冷路线罢了,胡小北说得对,有时候夏天是真的很固执。

    远远的,望去,院内高高低低红色楼群,连外墙也被刷上了鲜红漆,在这勾兰街还真够醒目的。

    随着胡小北走进前屋内,夏天一进屋,便有些失笑了,看来这思无邪对红色真的是情有独钟。

    屋内的主色调也是大红色,红墙红贴纸,红茶几,不过在几个关键位置摆了几颗大大的冷色调的夜明珠,冲淡了这热情似火的装饰,也不觉得粗俗。

    与屋内热烈的装饰相比,更为热烈的是屋内文人、学子们的热情,此时正是自称改中会元的齐修平在闯关。

    此时的齐修平,也不是夏天在船上看到的那样与他一般白衣白靴,而改为蓝衣蓝靴,那把不离手的扇子也不知踪影。

    自从夏天被传成以来,与夏天有几分相似的齐修平就颇受干扰,在街上每每被人认作夏天,为了摆脱夏天,齐修平只得改了以前的装束。

    齐修平来京前,已是名满天下,来京后,作为今科状元的热门人选,他便成为许多权贵的坐上宾。

    齐修平与夏天的气质是截然不同的,一来二人,熟了的人便也觉得不像了,齐修平也终于摆脱了被人识做夏天的尴尬。

    无邪馆的服务分为六级,与科考到是相对应。状元、榜眼、探花、进士、举人、秀才,只有评为状元的,才有见到思无邪的机会。

    在无邪馆内,一楼大厅里,会有日常的琴艺、书画、诗词等方面的表演,这是最低层的服务,对观众没有要求,只要付相应的费用即可。

    想要更好的服务,听更好的琴,看更好的画,与更有才情的人交流,那就要闯关了,最后根据闯关者的成绩,决定应该享受那个等级的服务,这一切都由无邪馆的人来定。

    闯关的内容就是琴、棋、书、画、诗词,由闯关者自选。

    想听个琴,下盘棋啥的,搞得跟科考似的,也难怪能招来这多文人学子。

    刚来京城便已引起关注的齐修平,今日来无邪馆闯关,自然也有许多人捧场助威,整个大厅内满满的都是人。

    齐修平选得是诗词,书、画,刚刚夏天他们进来时,齐修平已送斩将,到了最后一关,刚做完一首诗,众人都纷纷齐声抚掌叫好。

    叫得最为热闹的,也最为引人注目的便是那坐前排中央的一个红衣、红靴,红发箍的少年,腰上还配了一把短剑,剑鞘也是红色的。

    夏天看着那少年一边用力拍着桌子一边叫好,活脱脱的一个二世祖,而且看那神情夏天敢肯定那少年根本不知道齐修平的诗好在哪里。

    不一会齐修平又拿起笔在宣纸上刷刷的画了起来,盏茶功夫,一副栩栩如生的骏马图便展现在众人面前,那画上骏马神采奕奕,跃然纸上,咋一看,似要破画而来。

    那红衣少年又是带头高声叫好。

    很快齐修平的诗画经过无邪馆的大师们的评鉴,已送到后院思无邪处了,这等于说已经成功了一半。

    “这小子恐怕有机会听到无邪姑娘的琴了。”

    胡小北酸酸的说了一句,刚刚他看到齐修平写在宣纸上的那首诗,那字苍劲雄浑多典雅,潇洒自如天成,与那诗相互应和。

    “是吗,本公子看不见得?方秋,咱等会也去闯关去!”夏天习惯性的摇了摇手中的扇子说到。

    “那齐公子的诗、画,我是自叹不如的。”方秋淡淡的说到。

    “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说不定今日本公子也能见到那无邪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