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万年乾坤歌 > 十、孤臣难当
    “大哥,大哥,你回来了,你今天又惹祸了!”

    回到夏府,刚下马车,还没有进府,就看到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从府内冲了出来,一边跑着一边说道,一脸古灵精怪。

    “有你这样讲大哥的不,大哥今天最可是最乖了。”夏天牵着他的弟弟夏真的手,边说边往府内走。

    “骗人,江夫人刚刚就带着人来府上闹了,说你无故把她儿子江永安痛打了一顿!”夏真贼兮兮的看着夏天说到。

    “哦,今日的功课都做好了?”夏天陡然的就将画风转换成长兄训弟了。

    “当然都做好了,大哥你怎么不问后来怎么样了?”夏真仍然纠缠先前的问题。

    “能怎么样,娘亲在家里,还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要不然她就不是府尹夫人了!”夏天不以为意的说道。

    “大哥,你真的完了!你知道娘亲怎么说的,娘亲说她管不了你这个儿子了,也不管你的了。让江家直接去找你,打死打残她都认了。要不去官府去告你也成,反正是不要找她。”

    夏真说完便一脸同情的看着夏天,眼前已经勾画出夏天被打得趴在地上的情景。

    “你在想什么呢?明日陈夫子来了,我可要问问你的功课,若是你怠慢功课,后果很严重!”

    夏天伸手将夏真的脸扒了过去说到。

    “大哥就知道说我,我可听说你当初把爹爹给你请来的先生都吓走了!”夏真嘟着嘴说到。

    “因为大哥没好好念书,你才要好好念,你将是要继承夏家的家业的,夏家以后就靠你了。”夏天想也不想的说到。

    待夏真继续要将十万个为什么问到底时,夏天已是大步的向前走,不再去理会夏真了。

    “每次都是这样。”夏真看着眼前越来越远的身影,气恼的说到,随后又快步的向前追了去。

    晚膳时间,夏家正厅里夏府尹、夏夫人和一双儿女正在用着膳,并无侍立在旁的下人,正厅里的摆设也简洁之极,并无富贵人家的奢华。

    夏中平谨守食不言饭不语的教条,严肃认真的吃着饭。夏天、夏真两兄弟则是一边吃饭一边挤眉弄眼,夏夫人则是看着夏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偏偏夏天就是不去看她一眼。

    “元芷有什么话要说?”夏中平不知何时已放下手中的竹筷,不紧不慢的说到。

    “今日江夫人来府里闹了,我说天儿你能不能让当娘的清静些,我看整个金陵城的世家都快要被你得罪光了?”夏夫人见夏府尹帮她开了头,就直奔主题。

    “得罪了就得罪了,咱们爹爹是孤臣,难道想要和这些个世家有什么?”夏天撇了撇嘴说到。

    “那也不能像个纨绔子弟,到处惹事生非,这事若是传到京城里去,不是给你爷爷和你爹爹丢脸?”夏夫人继续说到,满脸的无奈,她就不明白夏天这个女孩子怎么比她当初还能折腾。

    更让夏会人担忧的是夏天已经十五岁了,已经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纪了,可夏天偏偏还要用男儿的身份,说什么愿意一辈子用男子的身份过一辈子。

    后来考虑到夏可道还在,若是让他知道他的亲长孙已经没了,也怕他太受打击,所以也一直没有强求夏天。

    “咱们夏家出了两个孤臣,也总该出一个纨绔子弟吧,要不然多不合算。”夏天轻飘飘的来了一句。

    夏夫人听了为之气结,求救似的看着夏府尹,却见夏府尹并没有动气,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大哥,什么是孤臣?”夏真一脸天真的看着夏天。

    “孤臣就是炮灰。”夏天顺口说到。

    “炮灰是什么意思?”

    夏真更是迷糊了,他的这个哥哥总是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词出来。夏府尹和夏夫人见夏真问了,也都支起了耳朵,留心夏天的回答。

    “就是专门做脏活、累活,还得了不好的意思。”夏天干笑了两声说道。

    “那爹爹为什么要做孤臣?”

    “因为皇上需要孤臣。”

    “哦”问到这里,夏真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这也是夏家人在一起用膳不用下人的原因之一,夏天这些话要是传出去,那可不得了。至以为什么讲这些事从来不避讳夏真这个小屁孩,那是因为夏家早已统一了思想,居然夏真早晚要入仕的,有些事早知道比晚知道好。

    “天儿说得对,只是你可要记得分寸。”

    半晌,夏府尹才缓缓说道,内心也是很震动。他早知道这个‘儿子’早慧、透通,可没想到夏天早慧、通透到了这个地步,早就看透了夏家的处境。

    夏中平夏府尹的父亲夏可道并不是早年跟着瑞帝一起打江山的臣子,致所以受到瑞帝重用,除了政务能力出众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夏可道选择了孤臣这一条路,一切以瑞帝的利益为重,凡是危害到瑞帝的利益的,不管是谁,他都不让步。

    所以当初瑞国迁都时,夏可道也跟着迁去了燕京,任副相。

    瑞朝迁都到燕京,金陵城便府由朝廷直管。金陵城中退隐王侯将相,商家富贾众多,大多都是当初都支援过瑞帝打江山的,如今江山稳定,自持是功臣,对国家的政策也就不放在眼里。若不是一个厉害的人,也很难坐稳金陵府尹这个位子。

    这金陵府尹看着是一个好差事,却也并不好当,稍有不慎,便可起万丈波澜,瑞帝把金陵城交给夏府尹的原因也只不过是因为夏府尹走得也是孤臣的路。

    向来,皇族与这些地方的贵族的关系都是很微秒的,关键时候皇族需要这些贵族的支持,比如当年瑞帝打江山之时,可是事后又想这些贵族老老实实的听话,不要与他分权。

    如今天下承平,这些个贵族个个都想有特权,皇上当然不乐意了,心中在想给了你们那么多特权,你们还要?朕欠你们的?欠你们的?要欠你们一辈子?

    这些贵族也在想,当初老子冒着生命的危险跟着您,如今你却翻脸不认人了,当初我们欠你的?欠你的?

    这金陵府尹夹在皇族与贵族中间,然着实难办!若是夏府尹在这金陵城与那些个王侯将相们、富贾们个个熟络,那夏府尹很快就不会是这金陵城的府尹。

    夏府尹像他的父亲一样兢兢业业,把整个金陵城治理的秩序井然,风气良好,被百姓交口称赞。

    那些贵族们虽然也习惯了夏府尹的做派,但道底意难平,朝廷的有些政策多少会伤害到这些贵族的利益,要这些个当初横行惯了的人突然得老老实实的执行国策,自然是心中不服得。

    好在瑞帝也够意思,对夏家这两个孤臣也极为信任,将许多小报告都压了下来,而夏家父子都是谨慎之人,夏府尹在金陵城数年也很少出去应酬,夏宅里的布置更是简朴的连金陵城的一个小官吏的宅子都不如。夏府的仆人不过十几人,夏天兄弟也和自己父亲,母亲住在同一个院子里。

    那些贵族们一时也抓不到夏家的弱点,只到夏家出了夏天这个异类。可是夏天的分寸拿捏的极好,最大的恶处也不过是上街打打人,而且还不是他亲手所打,这要是真查起来,那么那些贵族的子弟们比夏天恶得多了去了。

    只不过夏天打得好像都是些有钱有势的子弟,这也是夏天被金陵城的权贵们恨得牙痒痒的原因。

    自从有了夏天这个恶少,夏府尹以前或许会暗地里吃些小亏,可是现在小亏都不用吃了,因为只要夏府尹吃了小亏,夏天一定会帮着找回来的。

    正在夏天得意间,可没想到麻烦已经稍稍的找到他的头上来了,而且是个超级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