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大厨无双 > 第三章 妈呀,关帝显灵了!
    曹操态度很轻易的就证明了,这个时代,有权有势之人,到底有多么的会玩人。本来是黑的,他们仍然能够说成是白的。

    不仅如此,还令二人扬了名声,联合更加紧密。

    “唉!”

    方莫认了怂,哪里又会多么开心?甚至他此时还要预防,自己走出城门后,会不会立刻就遭遇截杀……

    千万不要小看此时代的人,那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典范。

    就像是曹操,前一刻还会与人性质昂扬的攀谈,后一刻则毫不留情的捅人一刀…

    “小兄弟慢行!”

    关羽从后方而来,脸色阴沉地提着方才刻印完成的春秋,慢慢将其放在背上,走到已经停顿的兄妹二人前,他对方莫报之一笑“方才倒是误会了小兄弟你,只是,事情真如他们所言吗?”

    关羽关长生,那么长的胡子,可是为啥叫长生呢?要是叫云长,多好……

    方莫心中惋惜一声,转而坚定的开口道“我父平日并不喜好与人对赌,更是丝毫不沾染此事,家妹也能证明……唉,只是在下商贾之身,人微言轻,实不知该如何应对啊!”

    他本来只是随口说说,可是看到方羽那迷茫万分的神色,不知怎地,心中便是一痛,语气当中也浑然不觉的带上了些许感情。

    商贾,确实是一个贱业啊。

    在这个时代,哪怕是张世平与苏双这等家资数百万,也不过寥寥,甚至数亿之家甄家,四大豪商之麋家,也都只能依靠大诸侯。

    他,一个小小的酒肆老板,不对,现在连酒肆都被剥夺了,虽然来自后世,可这有个屁用啊,难道他要告诉灵帝,今年年末,就有人要造反?

    想想唐周,告发黄巾,还不是落得个凄惨下场?

    所以,方莫一直都在思考,未来的路怎么走…恰好,他前世对于吃十分有心得,若是能够逃脱此次,倒是可以以此为业。

    原身记忆,已经被他尽数继承,此人心中更是只有一个妹妹,别的再无牵挂,倒是不会影响心智。

    想到这些,方莫将思想也都表现了出来,一时间他的脸色纷呈,再加上面前之人又嫉恶如仇,倒是对他的说法相信了。

    “嗯?”

    关羽的脸色,立刻就变得通红“竟有此事?!那郭木实在欺人太甚也!小兄弟等我,某去去就来!”

    方莫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这位大汉将手中包裹扔在地上,而后快步进入城中。

    “这,这是要干什么?”

    他迷茫了,不过却知道,此人应该是要为自己讨公道去了?可是,这家伙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帝皇啊,说起来,倒是很像关帝圣君,但是他的字…长生,啧啧啧,肯定不是啊。

    而且当前时代,名字相似的人多了去了,比如胡昭胡孔明。

    妹妹还是傻乎乎的,似乎受到了严重的心理创伤。

    方莫叹了口气,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思考半晌,还是不知该如何劝慰的他,将地上的包裹扛了起来。

    既然,此人那么讲究,他总不能让别人将这书籍拿走吧?

    ……

    关羽走在街上,摸了摸怀里的刀锋,脸色越来越红,当看到郭木等一群人过来的时候,他大喝一声“郭木?!”

    “在此,不知……”郭木迷茫回头,不知这陌生的声音从何而来,但话说了一半,他就看到一个伟岸的汉子,持刀而来。

    再次反应过来,他已经感觉到一股剧痛,同时发觉自己飞的很高,只能看到一个无头的身体,正在那里摇晃,正当他思考,这人怎么这么像自己的时候,他便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杀……杀人了!”

    “郭公子被杀了!”

    “天啊!”

    “我们如何交代?”

    关羽潇洒离去之时,这些家丁奴仆才反应了过来,看着无头是尸体,他们只感觉心中一阵骇然,随即,也没有人想着去报官或者回府。

    此时代,若是主人死去,而奴仆还没死,他们可就要倒霉了,于是这些还算是聪明的家伙,稍稍思索一番,便四散奔逃。

    至于刚刚为什么没有阻拦关羽?

    这是因为,郭木答应了一声啊,他们都以为,这是一个熟人,毕竟关羽长相雄伟,不似普通之人。

    …

    关羽匆匆而回,身上却连丝毫血迹都没有,看到方莫将自己的包裹扛起来,他已经恢复过来的神智,忽然就觉得,这小伙子,真的是受了天大的冤屈。

    否则的话,做人为何如此友善?

    不得不说,一个人如果犯了错误,就会产生两种思维,一种是想方设法的找借口,安抚内心,另外一种则是将错误归咎到其他人身上。

    关二爷,自然属于前者,于是他大刺刺的走了过来,一抱拳便道“兄弟,我们撤!”

    方莫正在发蒙,可猛然间就发现这家伙身上被血迹浸染,正想详询之时,就感觉自己肋下生风,被一双大手给抓住了,而另外一边,则是他的妹妹。

    不过半刻钟左右,他们便已经出城,进入一个小树林中。

    关羽丝毫没有喘息,相反,还精神百倍,对方莫开口便是“幸不辱命,在下将那恶贯满盈之郭木杀了,此后兄弟便不必再担心受人报复。”

    “哦…”

    “啊?!”

    方莫猛然瞪大了眼睛,盯着关羽道“握草!兄台难道刚刚便是去杀那郭木去了?”

    他一个激动,将平日里的口头禅都给说了出来,而且,还是四声!

    “握草?杀人为何要握草?难不成,草可洗涤罪孽?”关羽喃喃自语,最后摆了摆手,豪壮万分的道“不过一条恶人魂魄罢了,关某人还不至于怕了他,不过…此后倒是要亡命天涯了,然如今汉室衰微,天子失道,不论幽州还是辽东,都是好去处!”

    他并没有去看方莫的眼神,在那里算来算去,看向了一个方向,目光深远的开口道“决定了,便去那涿郡一行,想来当地枣子很甜,必可以此为生。”

    我让你报仇了吗?

    老哥,你咋这么暴躁呢?

    方莫都懵逼了,嘴巴长得大大的,等他喃喃说完,才道“关兄如此仁义,不如连字也改了算了,叫做云长……”

    “唉?这倒是好名字,关羽,关云长,嘶,兄弟读过书?”关羽看了看方莫,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某便以云长为字了,多谢兄台思名!”

    方莫的嘴巴,再次长大了。

    握草!

    卖枣?

    犯事?

    云长?

    涿郡?

    妈呀!关帝显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