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块神墓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唯一的希望
    “狻猊皇!”

    秦恒猛地起身,脸色一变,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蛮兽领袖。

    “本皇冒昧前来,还请圣主赎罪。”

    狻猊皇姿态放得很低,不过他毕竟是一尊圣王,秦恒也不可能真的认为自己可以和其相提并论。

    “兽皇客气了,不知兽皇前来所为何事?”

    秦恒询问,有些好奇道,此时的狻猊皇依旧不曾恢复到巅峰,星辰宫主的最后一掌将它彻底重伤,但最为可怕的还是武穆的那一剑,若非如此仅靠一个星辰宫主根本无法伤到它分毫。

    “我这次来除了想见见你之外还想和圣碑商量一件事情。”

    狻猊皇开口,它看了一眼秦恒头顶虚空,显然已经感应到石碑所在的位置了。

    “嗯?”

    秦恒眉头一皱,这件事情他无法做主,还是要看石碑是否愿意。

    “狻猊,无量山和你们的联盟应该已经开始洽谈了,你亲自前来见我,难道有什么要事吗?”

    石碑圣灵出现,他依旧不曾露出真容,对此狻猊皇也并没有在意。

    “单靠我们任何一方都无法挡住中州大军,联盟的进行板上钉钉,此事已经有其他圣人负责,我此次前来自然有别的原因。”

    狻猊皇点了点头道,如今大荒人族领袖消失,石碑就是大荒的第二个圣王级别战力,双方只有联手才有一线生机,这段时间蛮兽的损失太大,即便以它的定力也坐不住了。

    “我暂时不会出手,中州那位必定在时刻关注大荒,只要我一露面他必定会插手,到了那时我们将一败涂地,毫无任何抵抗的手段。”

    石碑圣灵摇头,它已经猜到了狻猊皇前来的目的所在,但它依旧坚持自己原本的计划,不会提前出现在世人面前。

    “我明白你的顾虑,现阶段我也不希望你出手,若是神皇真身降临,我们再也没有了翻盘的希望。”出人意料的是狻猊皇竟然和石碑看法一致。

    石碑并未回应,他在等待狻猊皇的后话。

    “想要挡住神皇,那就必须出现大圣级别的战力,三万年前,玄黄大世界大劫爆发,地府以毁灭为代价挡住了异族,而地府圣碑也因为大劫碎成了三截,按照我的推测,圣碑如今应该已经融合两部分了吧,否则不可能堪比圣王。”

    狻猊皇眸光璀璨,打穿苍穹,以它的修为自然可以看穿石碑本体的状态,更何况石碑也不曾掩饰修为,任何一位古老的圣人都能够猜到后者如今的状态。

    “你的话什么意思?”

    石碑脸色一变,他隐隐猜到了一些。

    “若是能够得到最后一部分本体,圣碑能否恢复大圣的战力?”

    狻猊皇反问道。

    “自然可以,我巅峰时期超越大圣,接近半步不朽,倘若真身归一,不见得能立即恢复巅峰战力,但跻身到大圣领域不成问题。”

    天地变色,无量山都在颤抖,石碑震动很大,他的本体粉碎诸天,降临到无量山,宛若一面天碑显化,连接了苍穹。

    “若是圣碑能够恢复,我们必定可以抗衡神皇,不至于在大劫到来时成为神皇手中的炮灰。”

    狻猊皇眼中出现一抹震撼之色,它算是后起之秀,不曾见过三万年前的大劫,但仅仅从石碑如今的本体中就能感应到他当年的伟岸,远超圣王不知道多少。

    “如果真能让我本体归一,神皇自然无法奈何得了我们,但我必须确定你得到的消息是正确的。”

    石碑开口,它的圣灵已经进入了本体当中,可以看出他此时的郑重。

    “一万年前大荒深处出现一次暴动,混沌气息汹涌而出,毁天灭地,一连抹杀了数个皇族,那时的兽皇背负圣王器前往镇压,最终挡住了劫难的爆发,但也是因为这次暴动,导致大荒损失巨大,上任兽皇回归后不久便陨落了,而他的圣王器并未跟随它一道回归。”

    狻猊皇点了点头道,这是蛮兽一族的大秘,一直都被很好地掩饰了起来,不曾对外泄露分毫。

    “混沌气息?”

    石碑皱眉,他有些不安。

    “上任兽皇回归后召见过我,它曾怀疑那次暴动是否源于玄黄大世界的空间壁障破碎了,而另一头很有可能是当年毁灭的地府,而且,兽皇给了我一本手札,其中描述了他所见到的一幕。”

    狻猊皇手中出现一小块兽皮,圣王法则无比浓郁,只有相同境界的修士才能看到兽皮中到底记载了什么。

    石碑神情一动,他的意志散开,融入到兽皮当中,但是很快便收了回来。

    但这一次他不再淡定。

    “上任兽皇所见的确是我的本体。”

    石碑很激动,时隔多年再次出现了能够恢复的希望,以他的心境也很难保持平静。

    “那片区域已经被封印了,开启之法就在我手中,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狻猊皇也有些动容,神皇的威胁如鲠在喉,就算后者多年不曾出世也带给大荒很大的压力。

    “可以拼一拼,但我们如今无法派遣足够的强者进入那片区域。”

    石碑恢复冷静,中州大军即将到来,任何一个圣人都无法离开,更别说是狻猊皇和自己这样的绝顶战力了。

    狻猊皇也陷入了沉默,此事也极为关键,若是平常时间自然是由石碑亲自出手最为合适,毕竟那个地方连上任兽皇都遭劫了,一般的圣人进入也是九死一生。

    “或许我可以动身。”

    这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秦恒开口,狻猊皇和石碑的对话并没有瞒着他。

    “不行,在我看来你的性命更重要。”

    秦恒话音刚落石碑便反驳道,他不可能同意秦恒去冒险,毕竟后者如今的修为还太弱了。

    “实际上我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只有我最为合适。”

    秦恒摇了摇头,他继续说道“中州大军经历一次次战争不仅没有丝毫损耗,甚至还越发壮大,只要身在大荒迟早都要面临战争,圣人和圣器必须坐镇大荒,唯有半圣才有可能暂时离去,但以我的实力,又有多少半圣能够和我抗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