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老婆是大BOSS > 第四百一十三章 遁去的一
    “小心。”

    方冷听到了朱青竹那温柔的声音,随后,他被朱青竹用一条缎带送到了地上。

    朱青竹,的确是一个很温柔的小姐姐,方冷好感度加一。

    而放下了方冷之后,朱青竹看了一眼正和一群锦衣卫混战的晏紫琴,凌空虚踏几步,便到了战场,左右各一根飘带,将攻击那些锦衣卫的狐尾都挡了下来。

    “你们都退下吧,她不是你们能对付的。”

    朱青竹阻止了那些人的围攻,没有必要,再多的凡人,也不可能伤到一个妖圣,而对方一念之间,就能定人生死。

    “长平!”

    朱崇文震惊地看着朱青竹,这皇宫里卧虎藏龙他是知道的,朱青竹非同寻常,他也是知道的,但不曾想,她竟然能和这狐妖分庭抗礼。

    晏紫琴看到朱青竹也愣了一下,随后才大笑道“我就说这皇宫之中,有一个神人后裔,数次和我做对,没想到居然是你。皇上,这后宫佳丽三千人,终究还是有人让别人染指了呢!”

    朱佩琪“……”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各种扎心的事情一件跟着一件来了!

    最疼爱的妃子是狐狸精,现在凶相毕露,曾经器重的儿子,现在对他有了杀心,而最受他宠爱的女儿朱青竹,居然不是他的种……

    心态爆炸了!

    朱青竹却道“父皇不必多心,青竹是神灵转世,而非神灵血裔。”

    “哈哈哈哈,你也只能说说这鬼话骗骗无知的凡人罢了,轮回破碎,你怎么去转世投胎?”

    晏紫琴都快笑死了,你骗鬼呢你!

    轮回早就破碎了,以前也不是没有神灵转世成凡人的,但是那都是多少年之前的事情了,到现在都只能当成历史或者传说了,鬼才会信。

    现在既没有轮回,也没有神灵,只有人间还残留着各种神灵的后裔,朱佩琪显然不会是神灵后裔,神的后人,可当不了人皇,而七公主的生母,家世清白,也没有这种传统。

    所以,朱青竹体内流的,就不可能是皇家血脉。

    推理得出,朱佩奇头上有点绿。

    朱佩琪已经自闭了,不想说话。

    朱青竹却淡然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我,便是那遁去的一。”

    她不需要声嘶力竭,但只是如此平淡的语气说出这简单的话,便如惊雷一般,敲击在方冷和晏紫琴心头。

    那些境界太低的都感受不到这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简单点说你就是一只漏网之鱼?”

    朱青竹“……”

    好像是这个道理,但这么说的话,逼格下降成什么程度了?

    “晏紫琴,你祸乱宫廷,蚕食大明气运,原本,你还能再多活一段时间,但既然有今日之局,便是天要收你,莫再负隅顽抗了!”

    朱青竹对自己的来历并没有过多赘述,现在,她打算直接对晏紫琴动手了。

    她的武器,只是两条缎带,飘舞之间,却也带着凌厉锋刃,晏紫琴的尾巴和缎带缠斗起来,两人打得天昏地暗,亭台楼阁,损毁无数。

    宫廷中的动静,传出的声音,京中也能有所耳闻,但所有大臣都闭门不出,不敢参与今晚的事情,而会同馆里的妖箩和柳晴,感应到战斗的波动,也是面色凝重。

    “公主,看来明皇庭出了大事。”

    “嗯,那个坏家伙特意和我说了小心行事,哼,本公主才不要他关心!”

    “你说,他身为圣人,竟然穿着太监的衣服,是不是说,这些事情可能和他有关?”

    这个很容易联想到的点,柳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妖箩也恍然大悟。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妖箩提议道。

    柳晴却摇摇头,道“你有鬼皇赐予的青龙玉佩,便不会受到这人族的气运镇压,但我去了只能拖累你。”

    “那我一个人去吧!”

    “公主不可!宫中吉凶难料,你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我怎么跟鬼皇交代?”

    “没事的,就趁着现在,方冷那个臭书生打不过我,等去了别的地方,咱们可没机会报仇了!”

    柳晴“……”

    妖箩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机灵的,以前分明是个智障宝宝。

    皇宫中,方冷还不知道有两个妹纸正准备来看看热闹,顺便要找机会揍他一顿。

    这还是轻的,也许还会发生更过分的事情。

    而方冷看着朱青竹和晏紫琴之间的找都,也不禁感叹,这才是真的战斗嘛!

    两人打来打去,声光动作,都非常完美流畅,方冷宛如看到了一出史诗级的大片。

    不像是他自己,每次跟别人打架,要不就是他把别人秒了,毫无观赏性,要不就是他被别人追着打,完没法还手。

    而且通常胜负都在一招两招的时候就确定了,要向他们这样从东边打到西边,再从西边打到南边,两人加起来拆掉的屋子,都足够环绕御花园一个圈了。

    方冷程看戏,完参与不进去,而太子朱崇文,则是在迅速思考对策,现在事情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在发展,这场大战也不知几时可以结束,但可以预想一下,如果朱青竹输了,明朝必将大乱。

    而现在最最难受的,还是朱佩琪,他被晏紫琴的一条尾巴卷着,他真的想说,你们打架的时候可以把我放下来吗?

    朱佩琪感觉肚子里面是翻江倒海了。

    终于,晏紫琴和朱青竹都停下来了。

    “看来,你我今天是分不出胜负了。”

    朱青竹主动停手了,这一战造成的破坏非常严重,四分之一的皇宫建筑被他们拆了。

    继续打下去对双方都没有什么好处,朱青竹便提议道“你放了父皇,我放你走。”

    晏紫琴却嗤笑了一声。

    “你我是分不出胜负,但是他们可不一定。”

    “他们?”

    朱青竹举目四顾,忽然见到皇宫之外,居然聚拢了一群黑压压的人。

    “是时候动手了!”

    晏紫琴对月长啸,顿时引来了一阵共鸣之声。

    “嗷呜!”

    “嗷呜!”

    那些人,居然都发出了各种不同的兽吼,在之前,他们明明都是人。

    “你听说过天妖教吗?”